非常感谢喜欢我作品的大家!

工作狗更新不定期随时神隐可能。

专注二次元,爱嫖男神们。

忠BG,1v1,脑子专产刀子专业户。

——黑化这是病,但我不接受治疗!——

【文豪】同类之间的相处之道——承  

上一篇走这【同类——起】


*有私设注意。


*依旧文笔不能看。


*时间线是组合之后。


*走向经常突变注意。


*依旧芥川视角转换有。(ooc注意!)


*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什么。(瞎乱写注意!)


*自己都没想到还有后续。(说好的一发完呢!)


关于【你】的人设


以防看不懂异能的代称再贴一次:

你的异能力——“镰鼬三铭”

  子(攻击主力)

  午(逃跑,位移)

  末(治疗)




8,


  “芥川,还记得你说的……”


  “只要我认真起来你就会杀了我。”


  灰发的少女发动异能,白貂化成直刀,就如初见一样,举刀在前,扬起那数次让芥川看了就想揍人的假笑。


  “现在,该是你履行的时候了。”





9,(芥川主视角)

  那人一来到横滨,罗生门很快就会察觉到,距离上次间隔的时长比以往都要短,不过这次感觉有些不一样。


  一遇上就被要求以杀了对方为前提来对决。

  她认真起来,就会杀。

  自己的确有说过那句话,自然也会履行。


  开始后她没有像以往躲避,而是正面迎上,刀身擦过罗生门,借此改变攻击方向。

  察觉到哪里不对的芥川一瞬不瞬的盯着,到底是哪里让他感到违和了……


  银白的刀刃劈来,罗生门缠上抓住,再从中又分裂了出好几个分身,就像撒网一样向少女刺去。

  对方松开直刀往后撤躲过罗生门的冲刺,被控住的直刀突然变回白貂,瞬间闪离罗生门的包围圈并回到少女手上重新化型。


  芥川知道了违和的地方在哪……

  刚才撤离罗生门的攻击范围时她是用跑的,而不是用异能力瞬移。

  而且罗生门只感应到一只的气息,另外两只白貂不在。



  10,

  非完全体的异能力,等于实力缺失了一部分。

  答案可想而知,你完败。


  被罗生门穿刺在空中,下一击应该就会把你在世的时间给结束了 。

  尖锐刺入肉体,分割开里面的血肉强行弄出一条路,到了边缘再破开而出。

  过程不长,只是瞬间的事,但之后渗出的疼痛连带着身上其他地方一起抨击着你的神经。

  你很肯定,这次攻击罗生门没有反抗,是芥川没有刺穿你心脏的打算。


  “好不容易认真起来,为什么不杀我……”

  说话都费力索性就不睁眼了,满嘴的铁腥味让你觉得有点恶心。

  “在下不觉得你认真了全部。”

  这回答让你很无语,难得动真格居然被说不是,也是没谁了,明明死是那么容易的事,现在却变得这么难。

  “……另外两只?”

  这个问题如同一把刀狠狠地扎进你的心脏,还搅动着里面的血肉,让疼痛愈加放大。

  “……没了,不在了。”

  提到【午】和【末】,你脑海里就会浮现那两只被“吞噬分离”的画面以及这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绝望。


  “单单就一个还不够。”


  (要是都在我还会来找死么……)


  你话都不想说了,就这样流血而亡算了,反正身上的伤都是芥川弄出来的,也算是勉强完成了心愿吧……

  




  ————芥川龙之介————


  从搞明白违和感开始,芥川就没有要杀了对方的意思。

  不如说从一开始就没有,因为提不起一点杀意。

  她是认真,并非要杀了自己那种而是一心想死的。

  异能力缺失才认真,不是找死还能是什么。

  几乎成血人的少女被带到面前,罗生门从她身上抽离,芥川抬手接下,她就像断了线的木偶,重力全往自己身上压。

  罗生门很平静,没有像之前这人重伤了就躁动,发狂。

  化成型体的白貂跑到芥川的肩膀上,用力扯着他脸侧的发,小短手还指了手上的人,叫嚷着什么,但他听不懂,罗生门还配合白貂指着少女身上的一道伤口,再指向没受伤的地方。


  “……”


  芥川无语的看着这两瞎笔画,如果他真的不想管这人,直接扔地上然后离开就完事了,哪会让罗生门带过来。

  至于为什么不是丢下她不管……

  算是还她上次的人情吧。

  抓起白貂甩手就扔出去,他让罗生门把身上的风衣削了一半,弄成布条封住少女身上的伤口,搞定再让罗生门卷起来带着走。

  目的地不是医院,不是黑手党,而是武装侦探社。





11,


  好好的侦探社突然“迎来”了一位客人,只不过方式比较特别……

  破窗而入,准确的说是从外面撞进来的。

  那个人就是你,被芥川用罗生门给丢进去的。

  影视里毫发未伤都是骗人的,被强行丢过来撞破窗户的你除了罗生门留下的伤以外,还加了几块玻璃和多处骨折……


  你是被活生生给疼醒的,眼睛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周遭声音忽大忽小,场景转折,疼痛一直在持续刺激着你,突然视野里出现白炽的灯光,你无法适应的侧过脸,然后就看到有什么东西在闪着一道道银光,努力看清楚,结果是某个拿着柴刀的女人。


  这是第二次你想臭骂芥川龙之介一顿。


  第一次是什么事来着……


  啊……想起来了,就是他当着自己面说出那巨额的赔偿费用时。


  该庆幸的是,你在黑手党还债期间一直在外任务,任务完直接瞬移闪人,你不想让更多人知道自己曾经是黑手党这件事,所以,侦探社的人都不知道你曾经是一个黑手党,还因为某个绷带狂魔不在……

  所以才会直接被抬去接受某位美女的治疗。


  其实你应该庆幸外加感谢的是,现在黑手党的Boss不是上一任,否则怎么可能会让你活着离开。





    ————芥川龙之介————

  另一边,丢你进去的罪魁祸首走到一半突然有什么扯住自己,往后看,没人,视线往下,一只抱着罗生门瑟瑟发抖的白貂,不用说也知道是谁的。

  小家伙似乎在害怕,身体时不时颤一下,很痛苦的样子……

  芥川没有去管它,转身继续走,然而身后的拉扯变成了拖动让,一脸黑气的回头,白貂直接把自己卷在罗生门里面,恨不得团成一个球。

  “……”

  让罗生门把它丢到一边,然而白貂死抓着不放,自己伸手过去想把它和罗生门分开,结果小家伙一下子蹦到臂上,随后跑到芥川头上团起来继续发抖。


  “……”


  看来是赶不走了,别问为什么那么快就放弃,他在某人身上见多了……

  芥川让罗生门卷起白貂,让它从头上离开,反正丢不了只能让罗生门抓着,这比待在自己头上好多了。





12,(芥川主视角)


  几天过去了,那白貂一直跟着自己,甩不开也赶不走,明明离那个人很远了,这白貂还不消失,能分开的时间也太久了,而且为什么只有一只?


  还在想着各种问题的芥川突然头上一重,还带着一阵刺痛。

  那该死的白貂又跑到他头上扯头发,明明放出罗生门了怎么还找过来?!

  捏着白貂后颈,这小家伙还不松手,抓着头发和他拔河,尾巴还一直往脸上甩。

  让罗生门过来把头发给切了,并把那小家伙给捆起来丢到角落,这次无论它怎么叫都不放出来了!


  (她到底是怎么忍下来的……)


  回到住所,看着被削了一半的风衣,芥川就会想到对决那晚。


  为什么当时自己没有要杀了那个人的念头……


  初次对上,因为那莫名其妙的亲切感,想撕碎她的心情;数次在要杀掉她的时候,罗生门总是错开致命攻击,愈发想杀了她的念头;被打晕带去看中医,醒来想立马弄晕她丢进海里喂鲨鱼的想法……没了,全都消失的连渣都不剩。


  什么时候没的,不知道。


  似乎很早就没了,从那人的异能力不主动攻击开始?还是再晚一点的时候?总之他没有像现在这样在意过。

  越想越不对劲,索性就不去想了,反正没什么差别,只要她认真起来,芥川还是会履行自己说的话。


  可能……






13,


  回到横滨的暂住所,身体一直处于负荷状态的你倒床就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感受到熟悉的气息,你睁开一条缝,白貂正用鼻子蹭着你的手心。


  “回来了……”


  你闭上眼,手覆上白貂一下没一下的给它顺毛。

  白貂对你叫了几声,你紧闭的眼再次睁开,视线一转,在看到某个人后想继续睡的念头瞬间一扫而光。


  “没想到你会来找我。”


  你揉着脖子坐起来,下巴抵在膝盖上看着对方。

  芥川盯向了白貂,后者选择装傻,你瞬间明白了。


  “还真是辛苦你忍受这小混蛋了。”


  “管好它。”

  虽然变化很小,但你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嫌弃……


  “我要是能管的住,当初就不会惹到你。”


  “……”


  你还在等他离开自己好继续睡觉,这时罗生门跑出来,围着白貂瞎转圈,然后向你比了一个V。

  你把视线从罗生门转到芥川,对方依旧瘫着脸,没有要收回罗生门的举动。

  见你依旧没有要开口的样子,芥川问出了他想搞清楚的事。


  “你说它们不在了,什么意思?”


  “被分开了,现在暂时回不来。”

  “遇到一个喜欢收藏异能力的怪人,我没有过多留注意,本以为能直接离开,结果被强制分离了。”


  你简洁的不能再简洁,总之差不多就是这样。


  “然后你就来寻死?”


  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不是,我回来是为了完成心愿的。”

  “如果只是因为失去了它们我就寻死的话,根本不用特意跑回来让你杀。”


  “……”


  如果不是因为他说了那句话,自己现在早就死了。


  “我要完成两个心愿。”

  “一,和三铭把想去的地方都逛一遍。”

  “二,被你杀死。”


  在你说出这无趣又奇怪的心愿后,芥川真的觉得你很莫名其妙,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没完成一之前,我不会完成二,至于之前找你执行二的原因,是因为我以为它们已经不在了。”

  “我知道很奇怪,但先声明,刚刚说的那些不是我【本人】的,是三铭它们的,尤其是第二条。”你举起白貂像晃汽水一样摇了几下。


  侦探社的那位与谢野医生说的,让你意识到另外两只有回来的可能性,所以被治疗后你没有继续寻死,而是在等那个时候——


  “奇怪,你怎么缺了几根骨头?我应该给你都治好了才对。”


  你陈述了另外两只白貂被人强行分离并吞噬的事——

  黑发女人抚上你缺失的地方,良久,脸上的表情从疑惑转为不可思议。

  她又向你问了一些异能力的问题,你如实回答。


 “这样吗……搞清楚了,看来只有你的另外两个异能力回来你才能完全康复。”


  “如果真的是被吞噬了,那你现在不可能像个正常人一样走动的,安心吧,它们还在。”


  现在你只能等,等到那个人找上门来的时候。


  “奇怪了,你居然会在意这种事。”


  “……”


  “怎么不让罗生门来揍我了?”


  芥川还是那副死人脸,但你从上面看出了“你想找打?”的意思。


  “你不是很讨厌我笑么?每次我一笑你就招呼罗生门过来。”

  芥川一瞬间的窘迫被你抓住,你自然是要调侃他的,脸上的笑意加深,话还没出口,室内就传来了“啪”的一声,非常响亮的,随后是你的哀嚎。


  “嗷!”


  直接头后仰的你可以看出力道,额头遭到暴击,立马红成一片,你被这一巴掌拍懵了,垂头揉着发麻的额,没看到芥川一瞬间错愕的神情,向你伸来又缩回去的手。





    ————芥川龙之介————


  芥川可以肯定他不是故意的,也不是刻意的,就是很自然的,呼了上去。

  之所以会招呼罗生门上去,是因为很假,看着烦,就是那么简单。

  想说什么但想了那么多还不如不说,所以他选择沉默,只是日常的咳嗽让他无法沉默下去,侧过身捂嘴咳嗽完就被人一扯。

  少女把芥川拽过来,距离近乎要脸贴脸了,双手按在芥川的脸侧,用鼻子在嗅着什么。

  “咻咻……”

  “你没继续喝药。”


  “……”


  她低头靠近衣服继续嗅,再抬头。


  “多久没喝了?”


  “……”


  芥川没有回答,推开,转身,离开同时还不忘带上门,以上全程动作一气呵成。






14,(芥川主视角)


  白貂又跑过来了,次数迷之频繁。

  芥川看到这小家伙,已经养成了把罗生门放出来的习惯,只是小家伙没有像以往那样闹腾,乖乖的趴在罗生门上,没有跑来抓自己头发扯衣领。

  完成今天要处理的事,返程途中原本安静的白貂突然焦躁起来,这情绪连带着罗生门一起,小家伙跑出了一路,想到什么又跑回来扯着芥川的裤脚,乱叫不停,硬是要他跟着走。

  看这样子好像发现了什么事……

  此时手机传来简讯,芥川打开,不认识的号码。


  【能请你帮个忙吗?杀一个人。】


  【你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了。】


  刚看完简讯,一阵咔咔咔的奇怪声响传来,芥川看着前方身型十分诡异的人,宽大脏乱的大衣下挂着数个大小不一的瓶子,这个人出现后,白貂就伏下身,一脸凶像。


  “我就奇怪了,那小姑娘身边怎么不见最后一只,原来是在你这。”

  芥川确定了刚才的简讯是谁的了,以及白貂焦躁的原因。

  “它不是你的东西,交给我吧。”

  怪人的五指像在弹琴一样动作着,白貂像是被什么抓住,在空中挣扎着。


  “它的确不是在下的,但也不是你的。”


  芥川招呼罗生门过去,切断那无形的东西,把白貂捆回来。

  “嗯?没想到会遇上相性的异能,有趣。”

  “那你的我也收下了。”



  收下?


  如你所愿。



  看着被彼岸樱刺的满身窟窿不成形的怪人,由于算是秒杀,芥川更是不清楚那个人到底是怎么中招的……


  “轱辘轱辘——”

  白貂在一堆瓶子里翻找着,罗生门也凑了过去,芥川捡起一个来看,里面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活着的。

  虽多但很快就被罗生门找到了,两个通透的小瓶子,白貂蜷缩在里面,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



15,


  最近老是大出血,你把床单按在伤口上,没有【末】在简直就是煎熬。

  芥川一来就看到你狼狈的样子,白貂跑过来,连带拿着瓶子的罗生门。


  “带回来了啊,多谢。”


  你砸开瓶子,里面的白貂化成魂体凝聚过来,无法成型,在你手心飘动着。


  “看来得需要一些时间来恢复……”


  把它们收回体内,你看向芥川。


  “能再麻烦你一次吗?”


  不回答,他直接让罗生门把你卷起来带走。



  自己是想让他再帮个忙,但想去的地方是医院,医院!

  看着眼前的建筑时,你一脸死灰。


  “芥川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去医院。”


  “这里最快。”


  你当然知道最快啊,但这快速疗程你婉拒行不行?


  答案是,不行。


  这次没有从窗口扔进去,直接把你放在门口,罗生门离开时还把门给弄坏了,这下你想离开都不行了。


  (芥川龙之介!!)


  回过神来的你才发现白貂已经跑了……

  它会跑去哪你知道的,一有空就去那里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芥川看着从门外钻进来的白貂,他让罗生门过去挡着,要是让它靠近,肯定又会被抓头发。



16,


  本以为它们回来了,很快就能康复,结果一待就是将近半年。

  外出遇到银是很少几率发生的事,尤其她不是在黑手党里装扮的时候。

  你和银的关系虽算不上有多熟络,但比芥川关系要好一点,回来能偶尔聊上几句。

  

  在谈的差不多了,银突然向你丢来这句:


  “你不能和哥哥友好的相处吗?像朋友那样。”


  “……朋友……”


  闻言你抬头,在确定对方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的,抬手挠了下脸,扯出一个笑容,颇为尴尬。


  “银,你有见过哪个朋友见面就“打架”的吗?”


  你和芥川,真的算不上朋友……


  没有三铭在你不会去杀他,不会去给他买药,也不会去救他。

  回想几年前见面就怼的场景,换做是你,要和一个一开始打算杀了自己的人做朋友,这实在是荒唐至极。


  “可是你们现在没有像以前一样,态度不同了,为什么……”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提到这个话题,你就会用沉默或者笑容来回绝,银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抵触与别人深交,不主动去接近别人也拒绝别人的接近。

  提到态度你就莫名来气,对于三铭的态度转变,你一直都觉得很奇怪,不清楚它们转变的原因。


  “搞不懂,明明一开始疯一样要杀了对方,结果突然转变成了玩伴……同类之间都是这样相处的吗?如果是,那我也是有够倒霉的,明明不是自己去招惹,也不想去招惹,却硬要被扯上。”


  那时候的你真的很崩溃,遇到芥川必定挂彩,还累成一条只想瘫着的咸鱼。


  在你说到出疯一样要杀了对方这部分,你从银的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杀意。

  无需怀疑,如果现在你和芥川的关系还是那么恶劣的话,银会直接对你的脖子挥刀。


  (又不是我想杀的……)


  你很想更正甚至是去强调,你【本人】对芥川没有一丝要杀死对方的念头,自始至终。

  但归根结底,三铭是你的异能力,相当于你的一部分,所以根本就撇不清,只能在心里无数次的重复着自己并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


  “你不想和哥哥扯上任何关系。”


  银丢来这句,你接下并回以对方一个炸弹。


  “准确的说,是不想和任何人,包括黑手党,包括银你。”


  这炸弹把银给炸懵了。


  “无论是朋友,爱人,亲人……都会有结束的时候,尝过好的肯定会贪婪着想一直永远持续下去,然而终有分离的时候,那感觉看着就很难受,还不如一开始就一个人的好。”

  “一个人,不需要烦恼什么也不需要去在意谁,无念无想,这样不是很自由吗。”


  “我很贪心的,如果拥有了,就不想有结束的那一天。”


  银一直保持着沉默,在确定你没话说了才开口。


  “你说看着就很难受,你没有感受过。”


  “嗯,没有。”


  话完,银的眼里就多出了某种“东西”,非常强烈且浓厚的,但你看不懂,所以无法用词语来表达。

  她想说什么,却一副很难说出口的样子,看她那么为难,你选择转移话题。


  “说起来,我对上银可以说很多话呢。”


  银愣愣的眨了下眼,听到你下一句话后,脸颊开始发烫。


  “可能是因为银很可爱的原因吧。”



  “要是对上你哥,我就算有话也不是很想说。”


  还没来得及害羞就被强制泼了冷水。


  “其实哥哥他……”

  银很想帮自家哥哥说点什么,但你把食指抵在唇前,示意她噤声。


  “你哥来接你了,它告诉我的。”

  你指了下脑袋,刚好,红色点点眉的白貂出现在头上,对银歪头小叫了下,算是打招呼。

  果然不过一会,店外就看到了眼熟的身影,银向你点头道别,出了店门,和芥川说了几句,他往自己这撇了一眼,你勾了下嘴角,反应平淡,倒是头上的白貂挥舞着小短手,银再次转向你无声的说了一句话,只是看嘴型你不知道她说了什么,之后银和芥川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你把头上的白貂拿下来抱在怀里喃喃着……



  “什么时候才好,想你们了。”



  你羡慕着拥有那些关系的人,但也仅仅只是羡慕。

  你不会去刻意改变什么,就目前而言。



17,(芥川主视角)


  “对了,往后有一段时间我估计得跟着你了。”


  少女在港口等到芥川对他直接来了这么一句。


  “……为什么?”


  指了指和罗生门玩上的白貂。


  “它说的,离你比较近的话,另外两只的恢复速度会加快。”


  一说完芥川以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向少女,仿佛在说这么扯的办法你也信?!


  “我也知道这很扯,但请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只是不想在一件事上烦恼太久,有办法就用而已,这方法是小混蛋说的,我只是传话+执行的。”


  “这次我会管好它。”


  往后除了在黑手党总部和住所,哪都能感应到同类,任务途中偶尔还会看到她在一旁观战。

  

  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月,少女又跑过来,这次是汇报进度。


  “为什么要告诉在下。”


  他什么都没有做,也与他没什么关系,专程来告诉他是为了什么?


  “让你也高兴高兴啊。”


  “……在下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它们好了,你就可以不用看到我了,也不会被那小混蛋烦了不是。”


  是挺有道理的但是……


  “说的好像你的异能力闹脾气了也不会再来横滨一样。”


  经他这么一说,少女脸顿时黑了下来。

  这是事实,无法反驳。







  从一开始就指名了,【同类】之间,而你和芥川并非同类。

  所以你们没有所谓的结局。


  ————非常感谢能忍受我那垃圾的文笔一路看到这的你。【鞠躬】


评论(9)
热度(62)
© 黑化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