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喜欢我作品的大家!

工作狗更新不定期随时神隐可能。

专注二次元,爱嫖男神们。

忠BG,1v1,脑子专产刀子专业户。

——黑化这是病,但我不接受治疗!——

【文豪】互蚀坠渊  

*想起以前堆攒起来的负能量产物。

*致郁黑暗向可能——

*真.兄妹,双子设定。

*过万字数大长注意!

*中也视角转换有。(依旧会ooc,认真的。)

*时间跨度较大。

*三观可能不正,估计会造成不适影响注意!

*还是一如既往的垃圾文笔。

*看完以上就赶紧离开吧x3别往下看了。

关于【】的人设


  “你”没有异能力,完完全全的普通人。

1,

  幼年时期,经常会有人因为某些人看起来好欺负而去欺负,完全没考虑到后果,只因为感到好玩,也可以用来发泄自己的情绪,心情不好就欺负别人以此来解气。

  软弱就会被欺负,你深刻的意识到这点。

2,

  你的幼年时期就是在被欺负中度过,同为女生的同学,她们即使看到了也不会阻止,谁都不想惹来那些爱欺负人的“恶性游戏”。

  一开始还好,只是一些恶作剧,你不在意,但因为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欺负者越来越变本加厉,在你走路时突然捶打你的后脑,或者踢上一脚,无论你有没有反应,都会得到他们的嘲笑。

  在你困了趴在桌上小憩下时,用书砸你,抓头发……

  终于你忍无可忍决定反抗,然而告诉老师,他们只是被拉去训话,回来照旧,即使找多几次老师,得来的也只是他们更多的拳头和脚踹。

  

  ————中原中也————

  是多久没有和妹妹说过话了……

  看着紧闭的房门,中也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明明之前还是能说上话的,难不成是小鬼叛逆期到了?)

  敲了房门,久久没有得到回应,喊了几声才得到一个“别烦我”的回答。

  从语气里就能感觉到自家妹妹的转变,即使心情不好她语气也不会像刚才那样,带着厌恶和排斥。

  不安一瞬间侵袭进内部,能肯定绝对是发生了什么事。

   (看来得去拜访下老师才行。)

  

3,

  你的双胞胎哥哥中原中也注意到你的变化时,已经是你被欺负了一个学期后……

  为什么不早点发现?

  你在学校而他不在,被欺负的你也没有选择跟哥哥诉苦,打从欺负的程度有肢体冲突开始,你已经把哥哥这个男生也一起厌恶了。

  中也直接去问了你的班主任,这才知道自己的妹妹已经被欺负了一个学期,做哥哥的自然是要“回报”那群欺负自己妹妹的人。

  回到家,和以往一样你闷声不吭的直接回房间,把今天的仇都记下来,你正发狠的在纸上记录,房门被人敲响。

  你阴郁的去开门,外头是正拿着一小袋子身上还挂了彩的中原中也。

  “什么事?”

  你的语气里冷冷的透露着不欢迎。

  “拿着。”中原中也把手上的袋子举到你面前,你没拿,只是眉头皱了起来,不明的撇了眼袋子。

  “快点拿着,我手举着累。”他的口气有些冲,这刺激到了你,二话不说就想关门。

  中也立马用手撑着,然后半身探进去,见你现在心情不好,他也不说什么,把手中的袋子放到一旁的柜子上就闪了出去。

  关上门的你厌恶的看着袋子,此时非常想把它扔了!

  然而你也的确这么做了,但在扔垃圾桶之前,好奇心驱使你打开看下里面是什么?

  !

  袋子里装的是你之前一直嚷着喜欢吃的抹茶蛋糕,自从中也不和自己一起上学后就没有在提过了。

  “……”

  一时间你不由的复杂起来……但一想到那些欺负者,刚刚回暖的念头瞬间破灭。


  ————中原中也————

  女孩眼里完全是排斥和厌恶,全身紧绷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就像小野猫,一见面就对他亮出一点都不锋利的爪子,十分抵触着自己。

  女孩这是一棒子打死全部人,其中还包括自己,真是莫名其妙的中枪。

  看来不好好处理不行啊,得好好谈谈,不然自己这个哥哥真的是失败的不能再失败了。

  中也回家的次数变多了,每次回来都会给女孩带些小东西,即使她一直都是拒绝的心态。

  他没有主动找女孩谈话,其实也不是没有……就有过一次,但对方直接逃避不想面对他的态度让两兄妹好好谈一谈的难度系数一下子增高了好几倍。

  至少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指望对方能和自己正常交流的了……


4,

  有段时间没有再受到那些人的欺凌,在你有些放心下来时,接下来所发生的让你明白这“恶性游戏”是不会停止的。

  【自以为是陷入绝望中的一丝救助,然而只不过是更深一成的绝望罢了。】

  即使被中原中也教训了好几次,仍然会有人会把气撒回给你,毕竟你和中原中也不同,你不像中也那么能打,所以只有继续被欺凌的份,愈加加倍的。

  “你不过是依靠你哥的一个垃圾罢了。”

  ——这句话就在你心里寄生下来,吞食着血肉疯狂生长着。

  (……闭嘴。)

  【呵,你必须承认……】

  “废物,只会靠你哥,你自己又能做的了什么?有本事也像你哥那样揍回来啊!”

  ——不断的生长着,似是要把你整个人都吞吃干净。

  (……闭嘴!闭嘴!!闭嘴!!!)

  【你很弱,这是事实。】

  你看到过中也把欺负自己的人打的嘴上连连求饶的样子,不得不承认那时候你心里很痛快感觉很爽!

  但现在你不再这么觉得了……

  中也帮你揍回来不就变相承认自己只不过是个只会依靠哥哥的废物,垃圾。

  【就只会想想而已吗?】

  ……怎么可能。

  【不付之于行动的话都是白想。】

  ……我不是说着玩的。

  【你身边不就有个现成的吗?】

  ……他吗?的确,除了他我不知道找谁了。

  【他会教的,你是他的妹妹不是么。】

  ……


    ————中原中也————

  破天荒的,中也怎么也没想到少女会主动来找自己,结果一开口就是请求教她打架?!

  “打架这种事你凑什么热闹,一旁看着就行。”

  装作自然的撇一眼,一下子就注意到女孩臂上的淤青,中也的眼神瞬间暗下来。

  “他们又找你了!”

  真是高估了那些人的智商,也低估了这年龄段少年的反叛心理。

  “不用你管!”女孩死倔的把身上的伤痕挡住,退一步拉开距离。

  “你……”

  这明显的躲避无论多少次还是会让中也不悦。

  “我要亲自回敬他们!全部!”咬牙切齿的,如果她现在实力够,毫无疑问会直接冲出家门去报复。

  造成她不与自己接触甚至逃避的是那些人,如今让她主动来找自己的还是那些人……

  答应了两人的相处也没有起到多少变化,女孩依旧把自己排在外面。

5,

    兄妹什么的都滚一边去,在训练的过程中只有严厉的老师和极力去适应去学习的学生。

  这是你从训练开始就拟定下的死规则。

  起初中也没有当真,他不相信你会坚持下来,可怎么也没想到你对自己狠心的程度完全就是自杀式的,这让中也不得不打好时刻叫医生的打算,并且认真给你定下一套适当的训练计划,然而他还是小看了你的心急程度,想一步登天的你私自加大了训练量,在第四次进急救室后,中也强硬的停止了训练。

  当你醒来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继续训练时,中也瞬间被你的不要命行为气的火山爆发。

  “你到底是想死还是想变强!”

  当头就这么把你吼的精神瞬间处于涣散的状态,然而他没有停下继续对你炮轰。

  “不按照我的计划去做,加大训练量,你真以为自己很能逞?真以为自己能一下子变得很厉害?我告诉你,做你的白日梦去!”

  “别太看的起自己的承受能力!死撑只会让我觉得你很愚蠢!”

  “还是说你只是想死?嗯?!”

  “想死的话就直说!我现在就可以让医院撤走仪器!”

  持续的高音炮轰让你头痛欲裂,虽然脑袋嗡嗡作响但你还是有接收到他说的话,一句一句的把你轰成渣。

  “……我知道了。”



  ————中原中也————

  “对不起。”

  在少女乖巧躺回病床后,传来了这么一句。

  小心翼翼的,似乎在怕着什么……

  中也即使在气头上听到这句不消气也不行,头一次,她向自己道歉,因为害怕自己会离开,丢下她也不再管她了而道歉。

  气消了来到床边对装睡的少女来了个弹额,力道不大可以说完全没使力,只是装模作样的点了一下。

  “不闹了?”

  指不再对中也有任何的抵触和逃避,也不再把他排在外面和那些人列为一类。

  少女抬臂挡在眼上,良久点了下头,不在把他与那些人混为一体。

  就算不跟自己闹别扭了,相处模式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改回来的,以前叫哥哥叫的好好的,现在是“喂”,“喂”的叫。

  就那么排斥叫自己哥哥吗?

  还是说觉得还叫哥哥显的很幼稚?

  中也更倾向于后者。

  “喂来喂去的很不礼貌啊,臭小鬼。”

   “……”

  少女把视线撇到一边,看这动作就知道她在思考着什么,皱眉了,她在纠结,撇了自己一眼,看来已经决定好了。

  刚开口她又想到什么,摆出了“你好意思说我”的表情。

  “你不也小鬼小鬼的叫我。”

  少女眼里透露出了鄙视,中也头上立马出现了一个十字。

  “那……”

  叫出少女的名字,中也眯起眼半挑眉,末了还哼笑一声。

  不想被叫小鬼那叫名字?妹妹这个中也自己不想叫,对方也不想听到,所以直接pass。

  果不其然,少女听到中也说出自己的名字后,眼神瞬间从鄙视变成了嫌弃,表情好像受到了惊吓,还不自主的搓了搓手臂。

  看反应就知道她更乐意听哪个。

  结果该怎么称呼中也这个问题还是没解决……

  

6,

  你没再像之前那样这么犯蠢下去,老老实实的按中也说的做,但随着时间的增长,只是基础的训练已经无法再让你进一步提升。

  然后就到了和中也对拼的阶段,也就是实战的阶段,中也不会因为你他是妹妹而对你放水,这里面也有一部分是你自己要求的。

  毕竟实战里,可没有敌人手下留情这一说。

  虽然一直处于被压制状态,但你好歹不笨,被提点了几句倒是学会了变通。

  但变通的方向略微有点……不同。

  “小鬼!!”

  在第三十六次躲过要害的奇袭,中也再次咆哮。

  “说了多少次不要对我用这招!臭小鬼你是不是真的想死啊!”

  无论经历多少次,中也都会的觉得胯下一凉,冷汗直冒。

  “你说的,以对方的要害为目标。”

  你说的很正经,途中还顺便把脱臼的左手接回去。

  “对其他人用去,你只需瞄准我的心脏,脖子和脑门就够了!”

  话虽这么说,但这可是实战啊。

  结果不用想,日常惹怒中也被打进医院休养起,你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踹上一脚!

  你不知道真踹上了所导致的严重性,只知道那里是每个男人最大的弱点。

  (是你说的啊,不能对敌人手下留情。)



    ————中原中也————

  中也实在是遭不住的扶额,每次都这样,明明是朝着其他要害过来的,结果突然一转直击下面,真的是……

  说了很多次,但哪回听过自己的,照样怎么来就怎么来。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真是幼稚……果然小鬼就是小鬼。)

  中也果断选择狠狠蹂躏少女的脑袋来泄愤。

  “别再摸我头了!”少女一脸排斥地拍开手。

  “以前又没少摸过,怎么?害羞了?”

  毫不意外的收到对方投来的一记眼刀。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别忘了我们年龄一样大!。”

  少女整理着如同鸟窝的头发,胡乱抓几下,有些地方卡住了就用力扯,中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制止少女那糙汉般的行为,自己弄出来的鸟窝自己解决。

  “我是你哥,所以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小鬼。”

  动作轻柔但言语却欠揍的不行。

  “不就是早几分钟,你得瑟什么?!”少女眼里不加任何掩饰的透露着鄙视和嫌弃。

  “呿,几分钟也是比你大,小——鬼——”中也同样以鄙视的目光回敬对方。

  日常的互相嫌弃和鄙视达成。[1/1]

  带着伤回来已经算是日常了,只是程度不同罢了。

  还没好又接到了任务,还是紧急的那种,带伤出任务更是常事。

  和以往一样,中也刚准备出门,而这次却被少女叫住。

  “中也!”

  一直没解决的问题没想到这时候解决了。

  中也愣了下,回头。

  “啊?”

  见他有回应,少女似有若无的松了口气。

  “给我两分钟。”

  拿来医疗箱,中也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想到紧急任务,还是扭动了门栓。

  “小伤而已。”

  说着就要出门了,眼前闪过人影,挡在面前,一个手刀就要劈在臂上,中也曲起手臂抓住少女的手腕。

  “我还没出师你这老师不能死。”

  手被抓住,但脚没有,腿一抬脚踩在门柱就这么横着挡在中也和门之间。

  “两分钟。”

  见少女一脸死倔的样子,挑眉松手,由她按自己坐下,撩起衬衫进行处理。

  以及不得不说刚才那姿势违和感太重了,明明身体一点都不柔韧硬的要死,还把腿抬的那么高,踮着脚弯着上身……怎么看都很滑稽。

  少女头抵着胸口,挡住衬衫不让其下来,随着动作脑袋摆动,额前的发扫在腹上,一个字,痒。

  突然的腰侧传来刺痛,中也哆嗦一下。

  “轻点啊小鬼。”

  “又不是五分钟。”

  时间那么短哪能慢,擦好药水,纱布直接往上啪啪啪。

  “嘶——臭小鬼你借机报复吗!”

  “拿着。”

  头也不抬的让中也抓着衬衫,拿起绷带快速缠起,打好结,搞定收工。

  “完了。”

  收拾好准备起身让路,然而头上多出的手让少女意识到又被当小孩摸头了。

  “喂……”

  “这点伤我还没那么容易死。”

  突然转来这句,有点懵。

  “别喂来喂去的,刚刚不是叫出来了吗,我的名字。”

  “……”

  不提还好,一提她人又开始纠结了。

  “不用纠结了,挺好的,还有谢了,小鬼。”

  带点小报复的用力揉了下对方的脑袋,然后拍了下就出门了。

  ……哦。

7,

  你承认自己非常的小肚鸡肠,几年前的事一直记到现在。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你看着眼前被揍趴在地上的“仇家”,将手中的名单撕成碎片,看着明显处于劣势却还在咒骂的他们,扯出一个笑容。

  没想到在工作的地方能见到最初开始恶性游戏的,被中也揍了回来把气发泄在自己身上的几人,也是你特意留到最后的。

   “不记得我是谁,哼!”

  “那我来告诉你吧。”

  “还记得那个靠哥哥来出气的垃圾废物吗?嗯?”

  “你们殴打踹过的地方,我想想啊……”你用拇指摩挲着下巴,看似在思考其实也就几秒钟。

  怎么可能会忘呢?那时候受过伤的地方,对于你这个记仇的人,不可能会忘的。

  “后脑。”

  “肩胛。”

  “腹部。”

  “后腰。”

  “小腿。”

  说出的每个地方毫无疑问都留下了你暴力肆虐的痕迹。

  似乎还嫌不够,你愈发狠的踢着地上人的腹部,脸上挂着癫狂的笑容。

 (去死!去死!!去死!!!)

  听觉接收到了求饶的信号,你看着欺负者痛苦的面容,内心被报复的快感占满近乎溢出。

  (啊啊啊~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你病态的吸取着报复所带来的满足,一边继续加大力道继续踢踹着,直到脑后传来一股劲风,你知道闪躲不能,侧身抬手挡在前,硬是接下了那一棍子,力道虽大,但和中也训练中的而言,完全不值得一提。

  “住手吧,不要再继续了。”

  对你挥棍的是一名修女,她看着破碎的棍子,一脸惊恐地丢到一边。

  “不管他们以前怎么对你,你也不应该这么做!”

  一副我是正确的,你是错误的表情。

  “哈——?为什么他们那么对我而我不能以同样的方式回敬?”

  你甩了下手,看着地上躺着的人,对修女的话完全就当做是笑话。

  “可是你这样做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修女

  “噗,哈哈哈哈哈哈,这位善——良——的修女小姐!”

  你像是听到了让你捧腹大笑的话,装模作样的笑了几声后瞬间冷下脸。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事方式,我只不过是选择我自、己、喜、欢、的方式而已,况且……”

  “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没必要变成你们理想的那一类!我是做不到以德报怨那么品德高尚的事。”

  是啊,别人打自己一巴掌,自己还什么也不做直接就原谅这种事,完全做不到!

  “你……”

  “闭嘴!少跟我扯什么小时候不懂事,我告诉你,自己搞出的事就得负责!”

  在一旁听了自己的往事也不见出来,见把人揍的半死不活了才来阻止,呵……

  或许有人和自己一样小时候被这样对待,长大后看开了不去在意,可那是别人的选择又不是自己的,要你放开,哼,因人而异,说的简单。

  不过也得“谢谢”他们,让自己那么早就意识到弱小只会被人欺的事实。

  作为谢礼,你叫了救护车。

  “回礼已送到,再见。”




    ————中原中也————

  人啊,都会有多愁善感的时候。

  偶尔会想起以前,这次回想的是自己的妹妹,从年少到成年,除了向自己学体术外,她就没有再像个普通女孩子那样生活过……

  整天都在拼命的让自己变强,只为了小时候受过的罪全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固执、倔强、还非常的记仇。

  以上虽看起来是个非常恶劣的人,实际上只是一个没长大的小鬼,自卑、敏感、脆弱的……

  

  ——对她说了一句有进步,她会兴奋的当天超额训练。(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明显能察觉到。)

  ——对装扮苦手却死活都不问,有样学样的模仿着自己的着装。(那段时间一直盯着自己,还奇怪她突然间怎么了。)

  

  ——因为性别的原因,被人瞧不起,她就伪装成男性。(就像扮起来有点像也没用,开口就暴露。)

  ——因为身板太小经常被小看或者不放在眼里,然后就沉下脸上去肆虐一顿。(用实力说话,在这里很常见。)

  ——因为老板说了有关容貌上那道疤痕的话,戴上了阻碍视线的眼罩。

  

  ——因为顾客的视线,戴上护腕遮住手上的痕迹。

  说她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

  “我回来了。”

  (嗯?)

  看来她心情很差,明明从手下那收到她今天的行程和目的,按道理来说应该不是这样才对……

  “小鬼,谁惹你了?”

  “呵,某个好心的圣人。”意料之外会得到回应,人已经躲进房间了,看那么赶的样子明显在掩饰什么。

  夜里,中也拿出备份钥匙,突然发现门没锁上,不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不锁门了?

  这个疑问没有在脑内留多久就被抛到一边,拿着医疗箱放轻脚步来到床边。

  在确定对方没有醒来的预兆,动作小心翼翼地撩起衣袖,小臂上已经浮现了一处紫青,中也头冒十字一脸凶样的抬手在睡着的人额上一点空间停下,隔空发狠的戳了戳。

  “臭小鬼,想手废了么。”

  嘴上一直嘀嘀咕咕个不停,手上也没闲着 ,擦药酒,贴纱布,缠绷带。

  搞完后,东西都放到一边,看着依旧睡的死死的人,中也不知道该无奈还是生气……

  无奈的是有人进了卧室不留点心眼警惕就算了,人都坐在床边了还没察觉,完全就是百分百无防备状态。

  生气的是虽说是在家里但也长点心好吗,自己一大男人啊,完全不设防是因为对自己完全没必要吗,就算是有亲人这个前提在,被异性提不起防备来对待还真是有点伤自尊啊。

  (唉……)

  小时候,她死活都不肯一个人睡,自己每次醒来总能发现床边多一个团子,她不需要自己给她讲什么睡前故事,只是挨着自己蜷缩起来像个虾米一样就能睡的很好。

  (睡的那么死,好歹对我有些防备啊,小鬼。)


8,

 难得的,中也会光顾你工作的地方,一间处在灰色地带里的酒吧。

  距离上次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动作熟练的调制出他点名的调酒,如对待其他的客人一样,脸上挂着标志性的笑容,把酒杯放置他面前。

  你和酒吧老板定好了,不言语也不去八卦,更不多管闲事,老老实实的专注自己要做的。

  “小鬼顺手了好多,不像初次那么笨手笨脚的。”指调酒方面。

  对于眼前这位“客人”的话,你除了擦拭酒杯的力道加大了点,脸色低沉外,其他无异样。

  中也除了刚才那句外就像突然变成了哑巴似的安静下来,然而这让你更不好受,因为你无法忽视他一直盯着自己的视线。

  太扎人了……

  (所以今天来是在突击检查自己的工作态度吗?!)

  不远处突然开始了吵闹,女人的尖叫,男人的吼骂,酒瓶破碎的声音,不用想,日常的闹事又上演了。

  你有条不紊的把手中的酒杯整齐的摆放好,在中也依旧盯着的视线下,两三下脱掉马甲,解开袖口的钮扣并往上折。

  “小鬼你本职不是调酒师么。”

  你折好另一边的衣袖,再一次确定眼罩扣牢后,快速扫了中也一眼。

  “同时也是看场的。”



    ————中原中也————

  看着自家妹妹轻而易举的把那几个闹事的人打跪在地,中也隐隐有些小成就,她现在所用的都是自己教的,教出来的学生把学来的在实战上用的那么娴熟,作为老师很是欣慰。

  另一方面,实力弱小的妹妹现在变强大了。

  是不是就意味着,不再需要自己了……

  看着她的背影,中也突然想到。

  “小鬼长大了。”像是在感叹什么,手撑着头继续把视线固定在回来继续工作的人身上。

  “变强了,看来不需要我了。”

  显然没想到中也会这么说,女人停下手中的动作。

  随后一脸复杂的看着他,低哼一声,垂下眼,说出:

  “会说出这么不符合你的话看来你喝醉了吧,我这一身都是你教来的,要不是你,我现在已经不在了。”

  “……所以……”

 

  停顿了下,抬头直视。

  “谢谢你……”

  “……中也。”

  这时候应该叫一声哥哥才对吧……不过,听到自己的名字比听到哥哥的感觉更好呢。

  “拖到现在才说,你真行啊臭小鬼。”

  “那还真是抱歉啊,让你久等了。”

9.

  (好后悔为什么自己那么实诚把调酒的料全一点都不差的加上……)

  看着发酒疯的某人你这么想到。

  一杯调酒中也就醉了,这真的是意料之外,平常在家时他时不时就灌完一瓶酒也没见醉,你瞄了眼度数……啧,好吧,还挺高的。

  趁他还没把吧台毁的更烂前,你赶紧制止他,抓住对方衣领一个膝顶至腹,并把他踢出去,对,踢出了酒吧。

  和同事说下提前下班就去捞人了,然而也没那么容易,好歹对方是自己师傅啊,想把他劈晕还真不是一下的事。

  但中也似乎因为醉酒的原因对自己没那么狠了?完全没有和自己拼招的意思,一直在躲,就像耍着自己玩一样。

  你是没有过醉酒的经历,但被老板科普过喝醉的人的状态,所以在多次打不着人反被“调戏”后,你恼了。

  “这么有精神的话就自己回家!”

  “我也是脑抽了才想送你。”

  嘀咕完后面一句你就不管还在发疯的人,直接略过他往家的方向走去。

  没走几步背后就被施加重量,你赶紧迈出一步稳住重心。

  “中原中也你……!?”

  想甩下背上的人,结果脖子被怀住,身后人还像撒娇的猫一样蹭了蹭自己的后颈。[其实就是扭了下头而已……]

  “!!!”

  顿时你全身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转了下头,看到深色的帽子和橙色的发,联想到刚才的动作,一脸嫌恶的抽搐着。

  (……这谁?绝对不是中原中也……绝对不是!)

  极力想逃避的你被身后人说出的名字给拽回来,嗓音不仅低沉,还黏糊糊的,像是在吃糖一样。

  (耳朵好痒……)

  “好累……”

  “……”

  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在听到他说出这句话后,整个人就彻底放弃了抵抗,老实的把他……扛起来,对方没想过你会这么做,显然是被吓到了。

  “醉了就乖乖趴着,不想让我扛难道还想让我抱着你吗?背着你也肯定不乐意。”

  说完你赶紧丢下他,闪到一边去不让他踢中。

  “臭小鬼,我车在……”

  “你是不是忘了我不会开车,我要是让醉酒的人来开车那就是不想活了。”语气非常非常的嫌弃。

  见中也依着墙步伐不稳,没走几步索性坐下来,你翻了个白眼,走过去拽他起来,搀扶着回去,其实你很想像拖垃圾一样拖他回去的。

  “小鬼……”

  你不说话,哼了一下以示回应。

  “你老板是有多缺人啊,又是调酒师又是看场的。”

  你思索了下老板还有同事的话,砸了下嘴。

  “同事都说她抠门,我觉得还好。”

  “哼——你是无所谓吧。”

  “嗯,不是很在意。”

  话题终结者……?

  偷偷瞄了下,好像是半睡半醒的状态,嗯,这样比耍酒疯的好多了。

  回到住处,一甩手就把中也丢在沙发上。

  脱下眼罩和假发,眼角下的疤完全是不可忽视的存在。

  中也看着那道疤,就想到了除了这个还有其他位置上的,有自己造成的也有以前那些人……

  “小鬼……”

  他突然向你提议去把这些痕迹抹去,虽然本意是不想让你面对这些记起不好的回忆,可是这些疤痕对你而言,时刻提醒着自己弱者只有被欺负的事实。

  “不用。”直接拒绝,干脆利落。

  再说,身上的疤也并非全是那些人留下的……

  你揉着眼下的疤。

  “但哪个男人会喜欢一身都是疤的身体。”

  对中原而言,作为一个哥哥,以及你身上的伤疤也有一部分是自己造成的,他不会去嫌弃,倒不如说没人喜欢最好,这样就不会有人会从他身边抢走……

  抢走……

  突然想到你会离开的可能性,中也陷入了一种难以言喻难以挣脱的漩涡,想到总有一天你会离开,心情愈发的差劲。

  但他全然不知自己刚刚那句话给正在换下工作衣服的人造成了强烈的一击。

  身上的疤痕……的确,很丑陋。

  (是啊……谁会喜欢那么丑陋的身体……就连自己也觉得这些疤很碍眼。)你低哼,似是无谓但更多的是自嘲。

  (谁都不会喜欢丑陋的人,真是愚蠢,我到底在期待什么……)

  听到一声哼笑,突然惊觉刚才的话有些地方不妥,中也猛地起身,哽在喉咙的话再次被你亮出的獠牙堵了回去,不同于之前的现在已经达到了可以反抗自己的程度。

  “那种东西我不需要!”换好装束的你丢下这句话甩门而出。

  “小鬼,我不嫌弃……”

  门关上之际你听到了,但那又怎样……

  不嫌弃自己还不是因为家人的关系,那不以家人的身份呢?真的会接受身体那么丑陋的自己吗?就算接受,真的不是为了身上的另一部分负责而已?

  越想越恼火,你砸下墙,看着家门决定暂时不回去了,等他不在了再回来。

  【逃避啊……】

10,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就得遭遇这些……

  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了,本以为像以往一样简单揍几下了事,但完全没想到会发生变故。

  肩膀被刺了什么东西,疼痛只有一瞬,随后蔓延到全身的是深深的无力感,没法让力气集中起来就使不上力反抗。

  

  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用刀划破,本来力气在先天上就不足,因为刚才被注射的东西,挣扎无果,裸露的地方除了感受到凉意外还有陌生的触感恶心的湿意,这让你瞬间泛起了浓烈的恶心感,反胃,极度的抵触。

  耳边的污言秽语,猥琐的笑声无时无刻在提醒着你接下来会遭到什么……

  啊啊……

  那种绝望感又来了……

  【嘁,绝望啊……你不是一直都处在这其中么。】

  ……

  

  【喂,为什么不反抗?】

  【就单单因为被暗算了使不上力就任由这么下去?】

  不可能……

  【还是说……这几年下来,你还是之前那个软弱无能的垃圾?】

  不是!绝对,不是!

  【那就反抗,别光口头上说,用行动来证明。】


11,

  浑浑噩噩的回到家,你嫌恶的使劲摩擦着身上被触碰的地方,但感觉怎么擦都擦不干净,最后皮肤泛红的几乎要出血了才暂时停止动作。

  中也回来就闻到一股血腥味,照例先来你房间查看,看到你衣衫破乱狼狈不堪的样子,手机瞬间在手中牺牲。

  自从上次莫名其妙的冷战开始,出门什么的就没怎么和中也碰过面,即使撞见了,就像回到恶性游戏的时候,逃避他。

  而且按现在这个时间,中也这时候不会回来的才对,你没有掩饰自己的诧异,但他的接近是你现在最排斥的。

  他伸手还没碰到你人,就被你一个掌风扫开。

  “别碰我!!”

 目光触及破损衣袖上的血污,不久前所经历的全部仿佛再次重现在眼前。

  你啧了声,扯烂衣袖,使劲用手中的布料擦拭,想到还有其他的地方,你转移阵地,对其他地方一通狂抓乱挠。

  “停下!”

  中也扣住双腕制止你的动作,当手中的布料离开的那一刻,就像保护膜被卸下,脑海里一直都是让自己恶心的嘴脸,以及那令人作呕的气息和触感。

  “放开我!”

  在被触碰后瞬间咆哮起来,使劲的挣扎着,中也一把揽住你往怀里塞,虽然扼住双手的力度加大了,但拍后背的力道却是以之相反的温柔。

  在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唤着你的名字,直到你平静下来。

  “……”

  “中也……”

  “我觉得……自己好脏……好恶心,被那几个垃圾碰过的地方……”

  说这句话的你神色异常的冷静,但语气却是在发抖,中也皱紧眉松开对你的禁锢,他知道你经历了什么,这也是他这个时候回来的原因。

  抬起你的手臂,他对着刚才摩擦泛红的地方亲下去。你无神的盯着他的动作,直到手腕被扣针刺下的伤口传来一片湿意和刺痒才回神。

  中也在那范围又是舔又是咬,带有惩罚性的用了些力,在上面留下牙印,之后温柔的舔吻,手中的纤细抖动着,他抬眼,此时的你一脸诧异的看着,嘴半开,但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他们还碰了你哪里?”

  就像小时候生病时他照顾你的语气一样,温柔的让你像被蛊惑似的说出了被触碰的所有部位,中也就像刚才那样,对那些地方吻,舔,咬。

  轮到脖子,中也神情晦暗的抚摸着上面的掐痕,这个地方被贴近让你慌张起来,脖子另一侧被按住,防止躲避,湿热的触感引起了一阵一阵的颤栗,你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异样,同时,之前的那些地方留下了属于他的痕迹,覆去了那令你极度不适的恶心感,如同在冷暗里抓到一丝暖光,抬手抓着中也胸前的衬衣,挨着他的脑袋你随内心所想的开口:

  “抱我。”

  私心想要更多,更多属于中原中也这个人的气息覆盖住全身,唯有这个人能让自己可以不加防备,毫无保留的。

  中也瞬间停止了动作,仿佛再确认你刚才的话。

  “抱我,中也。”

  即使这个人给自己带来的只是短暂的暖光,随后而来的还是那冰冷的深渊……

  但他是真正在你黑暗一生中给自己带来救助的人。

  中也扣着你的肩膀让两人拉开,冷下语气咬牙切齿的: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

  你以行动来回应,双臂怀上中也的脖子将他压下,对着嘴唇撞上去,完全不算是吻,就像撕咬猎物似的咬住他不放,中也被这一下咬的嘶了一口气,抬手按在你的额上想推开,但你不随他意,身体前倾膝盖用力,一下子把中也推倒在床上。

  “我认真的。”

  跨坐在上,双手按在他颈边。

  “想要你,中原中也这个人。”

  “我知道这让你很难办,但还是要说……”

  “我喜欢你,对中原中也的,想占有他的那种喜欢。”

  “除了你我不敢喜欢其他人……我,害怕他们……”

  “所以,要拒绝的话就现在,像训练时候直接把我揍开。”

  真的喜欢吗?而不是想利用他去除自己身上的恶心感?

  算了,是也好不是也好。

  现在,只想要他而已。

  (拒绝的话以后就不要再管我了,自打说出刚刚才的话开始就已经做好了被厌恶的准备,就像是家人,也请跟我断绝关系,我实在无法做到说出实话后还能回到以前,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太难了。)

  挨近,一直在缩短着之间的距离,越近,双手握住床单的力度就使劲一分,内心的恐惧也加大一分,想逃离的念头也增加一分。




  ————中原中也————

  “不要闹了,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没……”

  不让她辩解,中也直起身,抬手捂住女人的嘴,并把她反压在自己身下。

  看着身下人惊愕的眼神,他埋头移开手,盯着她恐慌的视线吻上去,撬开口舌伸入进去,在对方伸手推自己时单手扣住双腕压在头上。

  抬腿又是踢又是踹,中也依旧没有停下,简单制止后空闲的手抚过腰线并逐渐往上。

  然而这个时候中也停下了动作,离开唇往下轻咬着颈侧,完全能感受到,或者说她根本就没察觉,身体在颤抖。

  在女人说过的地方都留下自己的咬痕,捧起她的脸,埋下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在转到眼睑,脸颊……

  “你在害怕。”

  “……没有。”

  

  果然会嘴硬……

  把她抱进怀里,安慰性带有哄睡意味的摩挲着女人的背。

  没有准备好,只是突然的任性,这完全就是在伤害自己。

  他知道的,自己妹妹是个胆小鬼,一个固执又自卑的胆小鬼。

  要是真应了她的要求,打破最后的防线,不出多久她就会因为承受不住内心的谴责而离开自己。

  “你真的准备好了我才会动手,在你还没准备前,我不会动你。”

  不是拒绝,而是等你。

  “睡吧,今晚我会一直在的。”

12,

  正如中也所想的,第二天你又躲着他。

  老实说你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最先逾越的是自己,后果肯定要承担的,对于要承担的后果完全不怕,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至于中也喜不喜欢自己这个问题,如果不喜欢,他那晚可以把自己揍开,而不是和自己一样逾越。

  躲避无果,被逮到要面对是迟早的事。

  早解决早完事,被抠门的老板放假回来,你认命主动找上中也。

  “中也,以前的我很让人讨厌吧,那么软弱的性子。”

  明明和要解决的事完全拉不上边,然而你就这么顺溜的说出口了。

  “说的你现在固执起来怎么都拉不回来就很好一样。”

  “……那以前和现在,你更喜欢哪个?”

  “抽风了?居然会问这种问题。”话完还用手贴上额测温。

  “……偶尔多愁善感一下没毛病吧,回答。”抓下手,你直接赏他一个白眼。

  “啧,我都爱,以后不准再问这种傻问题!”

  “……嗯。”

  果然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啊……

  你垂着头,脸上的燥热让你懊恼起来,本想当地鼠埋头直到脸不红了再抬起来,结果鼻子被捏住,你被迫抬头。

  “你还真是容易害羞啊。”

  一句话,脸上的红热瞬间变了意味,你炸毛了。

  中也又像在安慰小孩子一样给你摸头顺毛。

  “没什么好纠结的,照旧就行了,小鬼。”

  其实你还想继续问他,自己那么恶劣的性格,身上也没一点能讨人喜欢的地方,为什么他会爱着这样的自己。

  可能是脸上表现的过于直白,中也屈指弹了下额,见你回神他又吻上刚才弹过的地方。

  “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你只要知道我是爱你的就够了,”

  “……”

  还能不能好好让人惆怅了,你单手挡住下脸移开视线,不过……

  拉起中也的手,在他的注视下把其贴上自己的脸。

  “谢谢你愿意接受这样的我……”

  ——感谢能坚持看完的你。

评论(58)
热度(220)
© 黑化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