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喜欢我作品的大家!

工作狗更新不定期随时神隐可能。

专注二次元,爱嫖男神们。

忠BG,1v1,脑子专产刀子专业户。

——黑化这是病,但我不接受治疗!——

十年系列——莫雨【HE】  

  别看图那么多,但不是条漫的形式,都是一些小插图,字和图一起的,较长请注意。

  其实这个真的算不上是HE……十分抱歉。

  文笔并不文艺,很粗糙很垃圾注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BE】  【你和他的段子补充】









    屋内光线昏暗,你没有要添灯的打算,开始把身上的绷带卸下换新的。
  拆卸途中又想到了和老板娘的谈话……

 “没想到你还能回来啊丫头。”
  虽然这么说给人感觉不太好,但你知道这是赵云睿的说话方式,也没在意。
  “睿姐。”

  赵云睿是怎么也没想到会再次见到你,照理说,在战乱中失踪的人多半都不可能活着的,所以对于你的出现还是挺惊讶的。




  “丫头,你挂念着谁呢?”

  “?!”

  赵云睿没有给你开口的机会,继续说下去:

  “看来心里是有牵挂的人了,没猜错的话,是恶人谷的那位……”

  在老板娘还没全部说出来之前你赶紧抓住她的嘴,力道大的让她惊愕地睁大眼。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半会,你惊觉自己举动摆明应征了老板娘的话,心中暗骂自己的不淡定。

  “抱歉。”

  松开手你坐回去,把头低的更下,十足一个做错事等着受罚的孩子样。


  “你还真是喜欢的紧啊。”

  “谁不好偏偏是那个主……”

  赵云睿揉了把被掐的地方,心中暗想这力道是想把她的嘴卸下来吗……

  看着教导了十几年的小姑娘,暗叹,还是再提醒一下吧……

  “丫头,要知道……”




  “抱歉,在想一些事没听到。”

  你颔首,挪了下身子拉开距离,莫雨对此只是皱了下眉,之后把手里的东西举到你面前。

  说实话你没想到他会带回来,唔……估计是当做遗物捡回来的。




  (已经损坏到这个程度了……)

  想问有没有其他的碎块,想拼合起来,但话没出口就知道不可能的了,如果还有其他的莫雨会全部带过来的。


  你失去的可不止这些……


  放好面具,还没缠好绷带的手突地被抓过去,力道不大但你挣脱不了。

   “莫雨?”

  “还是那么狼狈。”

  话音刚落,手上缠着的绷带一下子对半裂开,散落在腿上。

  “喂!”

  (虽然没缠好但可以卸下重新缠啊,别直接弄断啊啊啊!)

  然而接下来他的动作让内心还想继续发牢骚的你使劲想把手抽出来。

  绷带他拿着,拉开并带到你的手腕下方……

  这怎么看都是他要动手给你包扎的意思,但这对你来说很突然,甚至有点被吓到了,不过如果换成其他人的话你也会这么一惊一乍,毕竟缠绷带这件事一直都是自己搞定的。


  “不用麻烦你……”


  “你在怕什么?”


  莫雨抬眸盯着你,手上的力道加重。


  “没有怕什么,只是不习惯。”


  你说的并非全是实话,的确是在怕,但怕的不是人……


  “又不是没帮过。”

  这句话让你眼角一抽——

  (那是我帮你而不是你帮我!)


  “别动。”


  一声下来,这带点命令的口吻成功让你很听话的挺直身板摆正坐姿,恭恭敬敬的像对面坐了一尊大佛。莫雨无语的扫了你一眼,手拿着着绷带围着手腕一圈一圈地缠起来。

   盏中的芯火带来的亮光虽不大,但还是能看清手臂上痕迹虽浅但数量众多的疤痕。
  这些疤痕的存在让手臂的表面层握起来凹凸不平,以及视觉整体上像看着一副丑陋的刻画,即使看习惯的你也因为另一道视线的加入而难免会不自在。
  
  “莫雨……”

  想说些什么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抬眼看到莫雨低头不语,而且还挺认真的模样时,脑中突然闪出在阴山草原时,无意听到某个人的话。

  【这位侠客,你说江湖儿女,喜欢一个人就喜欢咯,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结果大家都非得是默默地喜欢,都不说出来!
  江湖中太多这种事了,诶!这位侠客我奉劝你一句,喜欢就要说出来,死憋着会把神智憋失常的!】

  “我……”
  你脑一热尝试着说出来,但开头只出了几次相同的字,后面语句徘徊在嘴边怎么都出不来。
  莫雨停下动作看着你,等着。
  一直重复着闭合的嘴在他的注视下紧闭起来,末了还用齿咬住下唇。

 
  你没想到自己会怕成这样……
  越想冷静下来反而越加的紧张……
  感觉说出来自己立刻就会死掉……
  做不到,真的说不出口……
  还是让它……烂在心底里好了。

  这么想的你自暴自弃的呼出口气,结果开口换成了让自己难受的话。




  毫不留情,直接的。


  “……你这人说话还是那么的欠,直接。”

  “你打不过我。”

  “……”

  哦,如果这里有石子的话,脑门现在肯定很疼。


  可是,

  他说的没错,还是事实。


  自己真的……很弱,弱到要靠搭档的命才能勉强活下来。

  十几年陪伴自己的搭档就这么没了。


  明明自己不应该是活着的那个……


  回想那十几年,你除了在它快死的时候救下它并将它养大之外,剩下的全是它在保护自己……

  而你最后能为它做的,只有安葬立坟。




  “好了。”


  手臂上的绷带已经缠好,  刚刚沉浸在阴霾中的意识被拍了下肩膀给强制拉了回来。


  “脖子。”  


  “这个我自己来。”  

  依旧不习惯的你捂着脖子拒绝,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不想被人盯着后颈,那感觉会让你发毛。

  看到莫雨无视你的话,拉开了绷带,对上他的视线……




  好吧,你乖乖的把头发扫到前面。


  果然,莫雨一到身后你整个人都不好了,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你只能忍耐着,希望他能快点结束。

  后颈下的疤被无意的按压着顺着疤痕划过,绷带从视野里落下,圈在喉上,细微的摩擦的表皮。

  一直紧绷神经的你连什么时候结束了也不知道,只求莫雨赶紧完事离开自己后背。

  肩膀被人拍了拍,这说明后颈部分已经结束,你瞬间放软身体,双手捂住后颈松口气。



  “你和老板娘的谈话我都知道了。”

  (……)

  “嗯?”你装不懂,只希望不要往自己想的方向发展。

  “今早的。”

  刚放下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

  头上多了一个重物,莫雨从身后转自你的身侧,发顶上的手微微往后,意识到距离过于近,你挪着身子想退开点,但对方明显不给你躲的时间。

  “等等……”

  你抬手就想推,但双手触及的感觉让你瞬间缩回手,稍微扭头,脑后的手强行把你扭回来。

  “不准躲。”

  又来了,这种强硬的语气。

  你僵硬的缩着脖子,抬手就要按住莫雨的脸还有抬他的下巴,对方直接一手拍下来,速度挨近,就在你眨眼的时候,眼睑传来温热的触感,只是轻轻的一碰。

  你一脸呆愣,似乎被吓得不清。

  随后他错头抵着你的肩膀,似是在叹气,下一句把你炸了回来。




  你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本来还算平静的内心瞬间掀起滔天巨浪,一瞬间有了想死的念头。

  那个时候就不应该作死对他那么做……


  看你一脸生无可恋的眼神,莫雨按住你的肩膀倒下,用手抓着你的后颈揽着腰,双腿也被对方夹住,完全的动弹不得。

  “你要睡的话回你自己的房间。”

  “……”

  “喂!”

  你刚起身就被压回去。

  “闭嘴,我不介意把你打晕。”

  “……”




  (这是什么啊……)你完全扼杀他喜欢你的可能性,固执的怎么都拉不回来。

  闭着眼僵硬着身体,知道自己在颤抖却怎么也冷静不下来,真的是……太逊了。





  等火光熄灭后,你动作有些笨拙地起身,因为僵硬太久,一有动作,关节就发出响亮的咔嚓声,在静谧的房间里格外的响亮……
  你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是身边躺着的是一头骇人的野兽,终于坐起来时你松了口气,手肘被什么抓住,吓得你整个人一哆嗦。
  重心又被拉下,这次莫雨是转移阵地把你拎到床上,他没有躺下,只是坐在边上。

  “你还不回去……”
  这现实有点“可怕”,至少现在你不想面对。

  从你意识到自己对莫雨是喜欢后,就把这段感情打死在自己单相行头上,从来都不抱有哪怕是一丝对方会不会也喜欢自己这种想法。
  那么的自以为是,私自的把答案铁定下来,不给自己任何侥幸的机会。
  你不敢想,也不会去想,完全的一意孤行。
  对你而言,只要能看到他人就够了,不奢求太多,就那么简单。

  执意否定了那么久的事突然被现实狠狠的抽了一嘴巴子,你是懵逼的。

  “所以你到底在逃避什么,我很可怕?”

  或许脸上的表情形似绝望,莫雨把你游离的意识拉了回来,这是你第一次不敢看他,莫名的感到害怕。
  按道理来说,喜欢的人也喜欢着自己不是挺好的吗,但对你而言恐惧却比较多……
  “你该回去了,深夜留在女子房间里可不好。”
  你转过身,对他下了逐客令,意料之中他没有离开,你用被子盖住头缩起来,选择做个乌龟。

  “——”
  莫雨丢下一句话离开了,你听到那句苦笑着,随后嘲笑自己的胆小,自己在害怕什么也不知道。
  


                      ————莫雨————



  在看到你平时戴的那张面具,破碎不堪且沾染着血污躺在地上时,虽然并没有认定,但感觉你已经不在了。
  他很清楚你的实力,你的下落不明也是意料之中,心不是石头做的,还是会有点难过吧……毕竟也算是认识了十年的人了。
  鬼使神差的,捡起了破碎的面具,带回了一旁奄奄一息的猎鹰……
  
  或许清明的时候,看着面具会想起自己要多祭拜一个人。

  本来与你有关的记忆会一直封尘,谁想到在经过茶馆的时候,听到老板娘的一声丫头,他会下意识的转去看一眼那个“丫头”,但每次没看到人就第一时间想起你不在的事实,奇怪自己什么时候那么健忘了。

  之后就像导火线被点燃一样,时不时因为一些事物回想起有关你的一些过往——

  明明你小时候不怎么喜欢掺事只旁观,虽然有时候多管闲事,话少的像个哑巴;而现在还是和以前一样木头脸,能和人正常的交谈了,什么人都交流的差不多,到自己这说的话却都是往作死的方向发展……

  看到他杀出一地血骸,你还有闲心开玩笑,作为旁观者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怜悯之心吧。
  对此你的回答异常的与你本人不合——

  “怜悯?我为什么要对不认识的人怜悯。”
  “况且,不是有句老话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我没有多余的感情浪费在他们身上。”

  对他杀的那些无辜老少也是——

  “哦,那又如何,你肯定有杀他们的理由,如果你是那种随性不计后果杀人的话……”
  “那我现在不可能还活着。”
  
  然而看似很冷淡的你却十分的重感情……
  对那头狼就是,明明身上的伤更严重,却执意要把那头狼的伤处理好了再顾本身。
  对茶馆的老板娘和那里的伙计也是,一有空闲就去茶馆帮忙,给小孩子抓猫,各种帮忙,耐心的很。  

  

  他不知道,与你有关的自己会记得那么多……


  在看到猎鹰徘徊在你头上,并落在你肩上时,他算是确信你真的回来了,活着的,不用对着一张残缺的面具祭拜了。

  那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对你的感情有多少,只知道自己是在意你的。



  你和老板娘的对话他也不算是无意听到的。
  自己是你心里挂念的人啊……

  之后的找上门只是再三的确认,在谈到实力强弱的问题时,你的神情还有平常都在身边的那头狼不见了,不用说他也猜到了结果。

  他试过以摸头的方式来安慰你,但完全没反应,你就像失了魂一样,戳脸和轻唤了几声,也完全没回过神的迹象。

  拉不回来的人……无论是指现在还是指其他的。

  之后的,那时候你对他做的小动作他现在回给你,可你那一脸生无可恋是什么反应,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回应么。

  他不明白你在怕什么,无言的看了你许久,想着今晚就先放过你算了,等冷静下来了再好好谈谈,总不能让你一直躲着。


  临走前,他补上后面余下的话:


  “你是很弱。”

  “但已经很好了。”

  “能活着回来,就够了。”













  下面还有挺长的一段话,看到这里就够了,不要再去看我这个人的无用话了,能坚持到这里真的很感谢!








                            ——完结感言——


  耗时七个月多,你和莫雨的故事终于完结了,说实在,莫雨的BG很少也很冷门,一开始我只是想涂来爽下,给自己投喂的粮,最后实在忍不住还是想大家分享一下我对少爷的爱,没想到会有人喜欢,真的很意外!【选择放出来后就已经做好了要挨骂的心理准备】

  而且我设定的妹子不是很合大家喜欢的类型……【个人偏爱沉默少言,面瘫的妹子啊hhh(尴尬)】

  对于莫雨是否ooc这个问题,我只能说尽量去还原,每个人的理解不同所以无法做到让全部人接受,如果觉得莫雨哪里不对,请指出,也欢迎一起来讨论。【我个人认为让莫雨喜欢上一个人……不是不可能而是很—难,所以请把这里的莫雨当做是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的莫雨吧……】


  以下是真.废话——“你”的设定【不想看的看官们可以离开了,感谢看到这的你,真的感谢。(鞠躬)】


  我设定的“你”,对男女之间的感情很迷茫,对于莫雨的感情说是喜欢,但又不像,没有时时刻刻的想待在莫雨身边,而是“害怕”,不是因为把被石子砸多的原因啊!怎么说……“你”觉得莫雨熟悉但也很陌生,明明就在眼前,却感觉两人间隔了一条很大的鸿沟,“你”想进入莫雨那边的世界,但也清楚自己的实力不适合,只能这么矛盾的驻足不前,所以比起待在莫雨身边,“你”更喜欢远远看着他,能见到他人就够了。


 然而“你”真正了解喜欢后,比之前更“害怕”,直白点就是——更怂了。“你”清楚自己是喜欢莫雨的,但不知道对方是否和自己一样,对此“你”一直认为莫雨不会对自己抱有同样的感情,甚至“你”对他而言,可能连真正意义上的朋友都算不上……(以上是你自己的认为)

  结果被现实狠狠打脸的“你”可谓是怕到极点,因为“你”会认为这可能只是一场梦,正经的!本来遥不可及的人突然触手可及,在你深陷其中后发现一切都是假的话,那真的很糟心。

  “你”不敢去博,真的怕,所以按现状就好,至少自己的喜欢他的就好。

  

  莫雨对你的感情我不敢表达太多(怕太ooc也想不出更能还原角色的表达方式),所以看起来只是妹子在单相思……

  而且最后还有种强行的感觉,对自己渣文笔渣脑子无奈。

  【能看到这里的人真的是真爱啊,真的真的,很感谢这一路下来你们的陪伴!】


评论(15)
热度(57)
  1. GhostKs黑化猫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 黑化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