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喜欢我作品的大家!

工作狗更新不定期随时神隐可能。

专注二次元,爱嫖男神们。

忠BG,1v1,脑子专产刀子专业户。

——黑化这是病,但我不接受治疗!——

【文豪】同类之间的相处之道  

*私设异能力注意!



*垃圾文笔注意!!



*芥川的视角转换注意!(ooc不骗你,我已经尽力了)



*这东西友情向都算不上……



*自己都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一次完,不可能有后续这种东西……



*看完以上就赶紧离开吧,别看下去了,真的。


 
 
 
 
你的异能力是“镰鼬三铭” 
  子(攻击主力) 
  午(逃跑,位移) 
  末(治疗) 
   能输出也能奶就是血少(啥玩意) 
 



时间线—— 
  太宰刚离开黑手党的时候 








 
 1. 
  你排斥芥川龙之介,从第一次见面开始。 
 
  准确的说,是你的异能力“镰鼬三铭”排斥他。 
 
  “同类”之间的排斥—— 
 
  你不知道芥川他的异能力对你的态度,不过应该也差不多哪去。 
 
  ——毕竟两者都是“恶”。 
 
  初次见面真的非常的不友好…… 
 
  刚来到横滨没几天的你感应到一股气息,这气息让三铭很不爽,来到一处小巷,【子】突然擅自出来,点点眉的白貂向深处跑去,你本不想去管,但【子】传来的精神波动迫使着你必须过去。 
  依稀见到一个人影时,【子】瞬间变成攻击形态,身体比头脑早一步有了动作。 
  直刀的劈砍被挡下,一个黑影形成的尖刺正对着自己。 
 
  (这黑不溜秋的东西……) 
 
  感受到三铭的情绪,你又多看了几眼,随后跟着黑影的线条看到对面的……男人? 
  眯眼看清楚对方的样子……没错,是男的。 
   
  平白无故的上来就怼人,这实在是太失礼了。 
   
  你自知有错在先,只能扬起那假到不行的笑容来道歉,毫无诚意可言。 
  可对方明显不买账,之后喜闻乐见的打起来—— 
 
    和芥川交手后,你不像自己异能力那样排斥他,反之,因为是“同类”,你莫名有种自己终于不是一个人的错觉?反正不讨厌就是了。 
  但你的异能力对他可是讨厌的不行。 
 
 
 
    ————芥川龙之介———— 
 
  莫名对一个陌生的人产生亲切感,这让芥川觉得很扯。 
  再看到对面人那假的欠揍的笑,芥川毫不犹豫的让罗生门向着对方的心脏刺过去。 
  两人交手后,他搞清楚了那感觉的由来,是罗生门对对方的异能力产生的。 
 
  同类—— 
 
  这对芥川而言,他不需要。 
  甚至还觉得很莫名其妙。 
 
  不过这个同类好歹不弱。 







 2, 
  本来没打算在横滨逗留多久,然而有些事使你不得不延长时间…… 
 
  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以及身后一群持枪黑衣人士,你咬牙切齿的瞪着手中的刀身刻有【子】的直刀。 
 
  (果然就该好好管管这个闯祸精……) 
 
  以及…… 
   
  一身“黑裙子”的那个“同类”! 
  绝对是故意的!! 
 
  之前对打都没有躲闪,一上来就拼了命的,这次反而退守比进攻多,引到这里来让自己破坏某个势力的货物仓库…… 
 
  弄坏了别人的东西肯定是要赔偿的—— 
  好吧,但你没钱还只有命,你还不想死啊所以不可能拿命抵,而且自己只是烂命一条,根本抵不上那堆货物百分之一的损失,剩下的就只有用“劳力”来还债这个选择了。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给某个势力卖起了命。 
 
 
 
    ————芥川龙之介———— 
 
  上头知道了那个“同类”,似乎有想拉她来黑手党的打算。 
  不过派人去都没成功,结果都是被捆成木乃伊丢回来。 
  这个“重任”就这么落到了自己头上…… 
 
  让人不爽的任务…… 
 
  虽然是靠一仓库货物的损失换来的成功,但对方明显只在乎赔偿这个问题,怎么看都是为了“还债”才同意的。 
 
  意思是还完债后就会离开? 
  罗生门知道自己所想的,突来的情绪躁动让芥川防不胜防。 
   
  (真想杀了她!) 



 3, 
  你和芥川搭档过,当时看到自己任务搭档时,自己的内心是何等的卧槽! 
  每次见到芥川,哪怕只是远远的看到,【子】都会跑出来发疯似的冲过去。 
   
  (所以……你是有多讨厌他啊……) 
 
  一般来说相性不合的两人在某种情况下会有种默契,然而在你们身上没有,完——全——没有! 
  虽然最后任务是完成了,但时间远不如你们分开完成的快,原因就是在芥川执行任务时,镰鼬【子】会擅自脱离你的控制袭向芥川,要不就是你执行任务,芥川在一旁袖手旁观,途中【子】再次把目标转向他,这时芥川会把目标解决掉再来对付你…… 
  的异能力。 
 
  对此你表示很累,明明不是自己要动手的意思,对方却一副见仇人的样子…… 
 
  (某些时候还真不想和他是同类啊……) 
   
  半年下来—— 
  某次对打中你突然察觉三铭对罗生门的态度不再像之前那样排斥,见面还是和以往一样,但已经没有要杀对方的意思…… 
 
  (所以现在主动攻击芥川,只是想找罗生门玩吗?!) 
  拎起【子】,红色点点眉的白貂一脸乖巧的与你对视。 
  “你这惹祸精消停下吧,你不累我累!” 
  每次见到芥川都会挂彩,虽然有【末】在你死不了,前提是没有命中要害的话。 
  还有你不是抖M!不喜欢受伤带来的疼痛!有些内伤末是治不了的! 
  非常严肃的盯着罪魁祸首,白貂装傻的歪头,努力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 
 
 
 
   ————芥川龙之介———— 
 
  一直都是这样—— 
  不控制好自己的异能力,每次上来都会道歉,还带上那欠揍的笑。 
  对打中都是一副嫌麻烦的样子,也就只有威胁到生命时才认真起来。 
 
  这算什么? 
 
  在她眼里自己很弱吗?! 
   
  即使有可以杀掉她的机会,罗生门也不会像对其他人一样直击要害,这让芥川更加坚定了要杀了她的念头。 



4,
  有段时间你老往药店跑,店里的老大爷都眼熟你了,看到来来往往都是一样的药问买给谁。
  闻言你沉默组了下词,之后简洁明了的以“同类”作为回答。
  其实这个答案也没什么不对,你和那个人真的除了这个没有其他可以定义的了。

  “丫头啊,你得的是什么病啊?怎么什么药都拿啊……”老大爷
 在三铭的软磨硬泡下答应来买药给芥川,理由是好不容易有个同类,死了就没同伴了,就变回一个人了。

  (是谁一开始想杀他的?啊?!)

  “不知道,病的人不是我。”
  “……你说下症状,药可不能乱用啊。”老大爷把药都拿了回去。
  “时不时会咳嗽。”好像就只有这个?
  “没了?只是简单的咳嗽?”
  【末】这时跑出来,它化成白貂蹭到你肩膀小叫了几声。
  你把【末】说的话照搬给老大爷,但老人家不相信,说要带人过来确认情况。

  这下麻烦了……

  让芥川乖乖跟自己来看医生?省省吧,两人什么时候能见面不开打再说!

    “听到老大爷说的了吧,别指望他会乖乖过来看。”
  你对着肩膀的白貂诉说事实,然而它却直言打晕带过来。
  “喂喂……我又不是他老妈,管那么多干嘛?我没这义务吧!”
  “再说给他花钱买药已经推迟了我还债的速度了,小混蛋!”
  提到还债就表示绝对会离开,那就不能再找罗生门玩了,三铭沉默。
  感同身受的你对三铭散发出的负能量情绪无奈,自己的异能力心情不好就等于实力不会好好发挥,那还债速度又得推迟。
  
  (麻烦……)
  “好好好,我知道了,会带他过来的。”

  好不容易把芥川弄晕了,扛起来刚准备走就遇到了银,在你准备解释当下情况时,对方二话不说上来就怼。
  似曾相识……
  躲闪间向银说了原因,虽说是实话但她不信啊!
  边躲边解释,真的很累……
  好不容易能带芥川去看医生了,结果快到的时候这人就醒了,赶紧再劈晕。
  受到银不满的眼光,你无奈:“不这样他会乖乖去看医生?”
  “……”



    ————芥川————
  在那人出现的半年后,自己的房门前总会出现一袋子的药,什么乱七八糟的药都有,一开始他不以为然,直接把药扔了,过了一周,门口又出现了一袋子的药,这次数量似乎少了点,效用没有像上次那样有什么治胃病助消化的那种,结果还是扔了。
  一周下来又有一袋药,数量肉眼都能看的出来,但对他来说都没用,这次他环视了周围,什么都察觉不到,然后把药给毁成渣。
  又一周,果不其然又有一袋药,这次旁边还附赠了几瓶安眠药,芥川不管了直接回房;隔天出来时东西不在了,以为之后应该不会再出现,然而看到银手上那袋东西时,芥川很想把这袋药的主人拉出来让罗生门给吞了!
  可得知是谁后,他第一次感到无力……

  因为这人他杀不死!!

  (她什么时候变得多管闲事了……)



 5, 
  又过了一年,看着还债数目,很快就能还清了。 
  还在思索下一个地方的你突然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循着方向,入目的是一片汪洋,但气息给你的感觉很奇怪,不稳定,杂乱,而且正逐渐变弱。 
  三铭倒是一反常态,十分的焦躁,嚎叫着要你赶过去,意识到是同类的感应越来越弱,你使用【午】赶向源头。 
 
  等你赶到时,货船上已经是一片火海,同类的气息已经微弱到随时会感应不到,你没犹豫直接伏下降落到床板上,随着气息终于找到了芥川,此时他一身狼狈,你刚靠过去,三铭就开始骚动,【末】第一时间出来,你没管太多对芥川就是一刀刺下去,很快他身上的外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中…… 
 
  然而爆炸搅了局,船体加快了沉没的速度,你和芥川因为刚刚爆炸产生的灼热气流被轰出船外。 
  黑色的身影就在不远处,在你没有做出反应之前,三铭已经替你做出了选择。 
  后腰的直刀出鞘,眼下有着两点的白貂跑出来,让你顺身过去接住芥川并带他回到总部。 
 
  (果然无论什么人都是睡着(?)的时候最乖啊……) 
 
 
 
    ————芥川龙之介———— 
 
  浑浑噩噩的,耳边时不时传来爆炸声和火烧的噼啪声。 
  还没得到那个人的认可,不能停在这…… 
  虽然这么想着…… 
  但在意识深层里走不出去,此时察觉到罗生门又在骚动。 
  右手掌心传来一瞬的刺痛,后有一股暖流自手心蔓延至全身,感官逐渐清晰,但接下来附近传来的爆炸再次让他跌到意识深处。 

  


  【你死了,三铭会哭的。】 



  【所以,不要死啊。】 







 6, 
  之后芥川一直处在昏迷状态—— 
  你没有因为他的原因而减低自己“还债”的速度,毕竟你本就打算还完债后离开横滨,从不在一个地方逗留太久的你并不会因为有一个同类而改变什么。 
 
  仪器工作的声音,不怎么好闻的药剂味…… 
 
  从昏迷状态醒来,芥川入眼的是一只白貂。 
  圆溜溜的小眼睛对自己眨了眨,手抬起,小家伙也不躲,很温顺的把头蹭上手心。 
  他知道这只貂是谁的,移开视线,房间里除了自己和旁边的仪器,以及还在自己手上磨蹭的貂,就没什么了。 
 
  “醒了啊。” 
 
  灰发少女突然出现在门口,白貂跳下床,跑到你的肩上。 
 
  “好不容易能让那个惹祸精消停下,怎么不睡久点。” 
 
  点点眉的白貂出现在你头上,叽叽歪歪的在反驳你之前的话。 
 
  “不要闹,罗生门不在。” 
 
  丢出这句话,点点眉的白貂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扒拉下来。 
 
  “……多久了。” 
 
  喉咙发出嘶哑的声音,芥川忍不住喉中的刺痒咳了几声。 
  空中一阵嗡鸣,芥川移过视线,你凭空出现在床边,手中拿着一瓶水。 
  拧开盖子,瓶身给白貂拿着,瓶盖你拿着,白貂倒了些水于盖里,你动作轻柔的拿下芥川的呼吸罩,一手微抬起他的头。 
  芥川及其不适应两人的接触,想拒绝奈何力气凝聚不起来。 
   
  “……半个月。” 
 
  终于想起时间的你回答了刚才的问题。 
 
  “别逞了,渴了就喝。” 
 
  芥川沉默没动作,你也是,两人没僵持几秒,另外的两只白貂跑到床上,点点眉那只直接过来用小爪子让芥川的嘴开了一条缝。 
  趁此,你把盖子里的水倒进去,完了直接拿过水瓶抵着唇,本以为会直接倒一大口迫使他咽下去,然而只是倒了和之前差不多的量。 
  芥川也不跟自己过不去,吞下后又是一小口的接着喂。 
 
  “够了。” 
 
  闻言你收拾好,突然发觉今天和芥川对话超过了一句以上。 
  虽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 
  可要知道以往两人的对话都是【子】搞事情你道歉,芥川全程不说话;或者有什么要转交的时候提醒一句而已。 
 
  (去跟银说一声好了。) 
  
  你伸手捂住芥川的双眼,现在他顶多是醒过来一小会儿,还得继续休息,毕竟内里的伤【末】是帮不了的,得靠他自己。 
  芥川被这突然覆上来的手惊了下,就像蜷缩着立起刺的刺猬,如果罗生门在的话,自己的手这时候已经没了。 
 
  “继续睡吧。” 
 
  “再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你知道的,芥川一直想杀了自己,杀气这种东西挡不住,所以横滨你是一定要离开的,即使知道自己死不了…… 
  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就算现在死不了,指不定之后哪天自己就真在芥川这里给交待了。 
  芥川很强,自己就算认真起来也干不过,心知肚明的事了,所以才不想提起劲啊,再怎么加把劲也干不过。 
  如果不是因为三铭,自己应该不会和芥川有任何交集…… 
  但就像刚才说的,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 





  ——好了,非常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


















【应该不会再有人往下看了】
















 7, 
  你会离开,但也不是不回来。 
  三铭跟你闹情绪,还是很大那种,就只能找罗生门“玩”才行。 
  (是不是只有死了这惹祸精才会消停下来啊。) 
 
  看着三只小东西和芥川的风衣玩的那么嗨,把自己晾在一边真的是…… 
  不过比起以前那样见面就打,现在这样挺好的,自己不用那么累。 
  察觉到芥川的视线,你懒得看过去,不用说肯定又是一脸见仇人样。 
  视线太过扎人,你想想还是不要抱着侥幸心理为好。 
 
  “你什么时候认真起来我再杀。” 
 
  嗯? 
  看出了自己想的才那么说么…… 
  你似笑非笑的盯着着芥川,后者看到直接招呼罗生门过去。 
 
  (还是笑的那么欠揍。) 
 
  被罗生门险些刺穿的你赶紧撤的远远的,摸了摸鼻子,自己笑起来有那么嘲讽吗…… 
  撇了眼罗生门造成的破坏,呃,好像是挺招他讨厌的。 
 


评论(29)
热度(114)
© 黑化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