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喜欢我作品的大家!

工作狗更新不定期随时神隐可能。

专注二次元,爱嫖男神们。

忠BG,1v1,脑子专产刀子专业户。

——黑化这是病,但我不接受治疗!——

你和他所看到的——  

莫雨和你之间无画文现的小段子
给END的感情铺垫吧,图不够文来凑【什么鬼】
第一次以文的形势发布自产粮【替自己烂到不行的文笔感到可怕】

“你”的视觉——

1.从莫雨和穆玄英两人中,选一个好相处的,毫无疑问你选穆玄英。

  莫雨=说话能气死人麻烦精
  这是十年后的你对他的深刻印象!

  你和莫雨的相处方式最简单的概括就是——
  沉默是金!
  在他旁边沉默是最好的相处方式。【对你而言】
  和他的对话中,十句有五,六句会被他嘲讽。
  偶尔说出作死的话或者吐槽他,往往都会得到一石子的回应。
  比如吐槽他那不知到底是冷还是热的穿着……
  一开始你会忍痛捂着被石子砸到的地方,然后屡次尝试着去躲,结果一如既往的被砸中,久而久之你也不躲了,这点疼痛也习惯了,作死吐槽什么的也从未停止过。

2.在十年前,只是单纯打架的话你是打得过莫雨的,莫雨入谷之后你很清楚自己是打不过了,所以每次火气一上头,你万年不变的木着脸,然后脑补莫雨被自己揍到趴地嗝屁。
  当然——这练了很久。

3.起初收留你的是一位叫赵云睿的茶馆老板娘,你从她身上学会了和江湖上各类人打交道的方式,然而面对莫雨还是毛用都没有。
  对此老板娘表示——
  “这是你自己的问题,丫头。”赵云睿
  “……”

4.莫雨=麻烦精
  这是十年前的你对他的深刻印象!
  除去有穆玄英在的那几次“捣乱”,之后见到他要不就是被一个大叔追,要不就是躲着。
  结果,都是被那位大叔找到逮回去。
  一见到你他就抓你做借口摆脱那位大叔,或者叫那位大叔去找你,每次你都在一旁看他“搞事情”。

  当得知莫雨为何执意要离开洛阳城的原因,你没有选择帮他离开,而是选择和大叔一样逮人回去。
  不是不愿意帮忙,帮是可以帮,但也得看是什么样的。

5.分离后你有想过给莫雨写信,顺便把走过一些地方的小玩意让猎鹰顺给他,然而你写了信也准备好了东西,等真的要让猎鹰带过去时犹豫了,你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把这堆东西给他,就这么拖来拖去,拖了一年,看着那一沓高的信封,你默……
  最后还是纠结的让猎鹰带去,也是后来见猎鹰回来时才想起猎鹰真的知道莫雨在哪么……这个问题……
  至于各地的那些小玩意,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你还是留下当做纪念,也没想过有给他看的那天。

6.你时不时会回到那棵紫藤下发呆,不知道该去哪的时候你都会回到这,次数多到数不过来,某年和以往一样的来到紫藤下,然后就遇到了让你开启作死和吐槽道路的“小疯子”莫雨。
 
7.有些话听多了也就习惯了,有些动作用多了也成了习惯。

  “莫雨你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爱搞事情。”看着一地血骸的你无奈。
  “啊。”脑门再次被石子击中。
  莫雨送了你一眼刀,石子是附赠的。

  盯——
  “看什么?”莫雨
  “想给你扎辫子。”你盯着莫雨的长发面无表情的说出来,默默举起爪子。
  “啪——”
  这次看都不看直接上石子。
  【好吧,这都是因为你自己作死】(划掉)

8.你不会去想莫雨所做的是否都是正确的,你自己也是半斤八两,事上没有什么是绝对正确绝对错误的,什么恶人谷的十大恶人,恶人谷的“小疯子”,对你而言,他还是以前那个爱搞事情的麻烦精。
  不得不承认,你还是挺怀念那个时候只“搞事情”不开口的莫雨。

9.十年前你看不懂莫雨,十年后即使来往再频繁,你也仍然觉得两人相差的距离愈来愈远。
  【现在怼不过他不说,连嘴炮也怼不过……】(划掉)

老板娘倒是不以为然,看你还是一脸惆怅的神情,摇头。
  “是你看的太杂想的太多,还是他本人就是如此……我不多说,你自己好好想想。”
  对于老板娘吊人胃口的做法,你只好无语继续纠结。

10.你们都没有主动去了解对方,不说也不问,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呢?还是没有完全信任对方?
  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你是前者。

11.你对莫雨做过最亲密的行为就是偷亲他的左眼。
  当时的你就是想这么做,没有什么原因,就是——想。
  为什么是眼睛而不是其他部位?
  嘴唇,太羞耻你做不到,而且怂也没那个胆;额头,感觉像是在安慰小孩子;脸,你不满于只做为他的朋友……
  等你回过神时,唇瓣已经抵在他的眼脸上。

  真的亲下去后,你脑内空白,只有一个念头——
  跑!
  【所以说为什么要作死呢】(划掉)
  由于当时脑袋当机,以至于你没想到靠近莫雨为什么他没有立刻醒来这个问题。

12.老板娘说过几句让你印象深刻的话,但你没能理解其中的意思——

“在这世上,如果你还有牵挂的人,不管你牵挂的人是否念着你,这已是幸运的事了。”

  “风雨江湖里,并不是我们希望的都会变成现实,大概更多的时候,我们需要面对的是求而不得。”赵云睿

  前者是老板娘对一位年龄与你相仿的女子说的,你只是在一旁帮忙时顺路听到。
  后者就是对你说的,但也是在“那”之后的事了。

  大概在某些时候,你会明白的……




本来打算停在这的,摸不透少爷但私心想看少爷的视觉是怎样的于是就写了出来——

  尽量不OOC,但好像没差OTZ

  我只能说每个人的理解不同,我理解的少爷可能并不是其他人想的那样……

  能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



以下为莫雨视角——

1.对你的第一印象就是毛毛带来了一个哑巴,这小哑巴还带着一只狼崽子,后面还拖着一头嗝屁的山猪,幸运的是跟着你,自己和毛毛安逸了一段时间。
  在茶馆帮忙干活比在外被人追杀真的要好上太多。

2.莫雨没想到之前一直袖手旁观的你,某天会和莫杀一样逮他回去。
  得知你突然变动的原因,莫雨觉得你在多管闲事,他的伤自己有数,更是与你无关,你又是以什么身份来管他。
  然后次日就不给你好脸色,让他没想到的是你应下了莫杀的请求,也把毛毛的下落带了回来。
  碍于有莫杀在,无奈莫雨只能收起气,拜托你去替他办一些事。

3.入谷之后莫雨对于收到你的信感到意外,看了一封后沉思,两人的关系并非好友,不解你为什么会寄信,对于信上的内容也只是一目而过,最后还是把那一沓信给看完了。
  莫雨看着信上的字,默,看完后感想就是,难怪你平常几乎不说话,都写出来的。
  至于为啥一次性会寄来那么多,莫雨只认为是猎鹰不知道他在哪的原因。【然而并不是】(划掉)

4.莫雨偶尔会回到枫华谷的悬崖站上几个时辰,和你告别的那棵紫藤,他每次都在路途中折返,唯一一次来到紫藤下,就见到你在那发呆。

5.对你时不时冒出的作死话语已经习惯了,不过习惯了又怎样?照样石子伺候。

  这奇葩的相处模式显然已经成为了你们的日常。

  6.想到你人莫雨就会想起那句话——

    “小疯子,嗯,这名号倒是与你贴切,不过对我而言……”
  “你还是那个说话能气死人的麻烦精。”

7. 听闻太原有茶馆,果不其然在那看到你,得知恶人谷与浩气盟停战合作,莫雨还是第一次见到你那万年不变的木头脸上出现别的表情。
  【一副见鬼了的表情】(划掉)

8.小憩中你的突然来访和靠近让他警惕起来,随之眼睑上的触感让他懵在那,即使你离开了还是处在一脸懵逼的状态。

9. 在太原,除了在茶馆那次碰面外,之后见到你都是满身伤的状态,即使在茶馆也一样,只是少了衣服上的红色绷带比之前的新范围也多了。
  对于你的实力,即使什么时候死了莫雨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10. 但比起听到你的死讯,他更愿意看到你带着一身伤回来,至少人还活着。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6)
热度(61)
  1. GhostKs黑化猫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 黑化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