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喜欢我作品的大家!

工作狗更新不定期随时神隐可能。

专注二次元,爱嫖男神们。

忠BG,1v1,脑子专产刀子专业户。

——黑化这是病,但我不接受治疗!——

【敌对关系】——嘉德罗斯  

  预警——

  【这是BG,拒绝者请退出。


  虽然是BG,但没有什么感情戏份,敌人向,按凹凸大赛的原作设定和“你”的视角来讲一个故事。

  内含私设大赛区域,排名有变动。


  字数8000+    图x5


  默认名字为:莫丝媞。(不喜可想成自己喜欢的名)


  这里看人设,内含角色个人剧情以及正文剧透,慎点,建议看完正文再前往观看,个人剧情没有嘉德罗斯的戏份,也可无视。】







【1】


  心有反骨,不知服从。


  “你这性子,在这迟早会出事。”

  “我为什么要听命于没实力的人。”


  不愿按没实力的人说的去做,稍有强迫命令的意味就会对着干,低头忍耐这些全然做不到,这样做最后的结果只有死亡。


  固守中心生出异端,必遭多数的质疑和排斥。


【2】


  ——高级怪物区●灰耀峡谷——


  峡谷深处传来兽群咆哮声,连绵不断的,但在一会儿后回归日常的无声。


  “还差最后三个。”


  从峡谷深处出来的参赛者看着任务低语,打开排行榜,自己的排名上升了七层,距离大赛第一位置还很远。

  虽说高级区的怪物积分很多,但刷新时间太长,你目前所需要的任务物品还差三个,等怪刷新的期间该去干什么?

  想来想去要不就去杀参赛者,要不就去通高级的副本,要不就去附近的继续刷怪。

  在这三个里,第一先保留,野外要遇到参赛者的几率大,但是……

 你跳到峡谷的一处高顶,环顾四周,在高级区遇到的参赛者可比低级区和中级区要少的多,但也不是没有。

  第二直接放弃,太远了,第三是目前距离峡谷最近也是最省时的选择。


【3】

 

  峡谷的空气中弥漫着血的腥味,黑色的形似荆棘林的刺,上面全是被贯穿的怪,随后流淌着红腥的尸体被从地上冒出的黑色不明东西包围成球体覆盖住,只是一瞬,黑色的球体缩小成无,什么都没留下,仿佛刚才那些尸体本就不存在。

  本来是你随意挑的地方,没想到会有几率遇到人。


  “还真是……奇观呢~”雷德


  没有了尸体和黑色“荆棘林”的遮挡,嘉德罗斯终于看到了从一开始就察觉到的人,此时筑成那副奇观的人正查看着排行榜,感受到视线她抬了下也,看到是谁时眉毛挑了起来。


  (……上次在大厅被挑衅的小鬼头?)


  你没有过多在意他们,收回视线又看了下时间,任务怪刷新的时间还没到,那么……

  你把消遣时间的目标打到了盯着自己的那伙人身上。

  

  同样的,对方自然也会对你有些小打算……

  嘉德罗斯从信息库里获取到名字后,点开排名搜索,名字的主人排名数字为两位。

  “又是一个渣渣。”

  这话刚说出口,一股杀意就往这涌来,雷德和祖玛纷纷上前,嘉德罗斯也不去理会,毕竟只是个排名不进前五十的渣……


  “嘉德罗斯大人!”

  “老大小心!”


  【战斗部分看图】








  被人叫了渣渣的心情是人都会不爽,但无奈对方的确有这个资本。

  你现在心情十分郁结,从刚刚那几招来看,对方完全没有要应战的意思,随随便便几下就把自己抽的底牌都差点要爆出来了……


  (这小鬼头谁啊?!)


  嘉德罗斯眯起眼打量着你,你也同样在打量他,回想到刚才好像听到有谁喊嘉德罗斯这个名字?

  想调出排行榜,可现下的状况不允许,再加上这个“小鬼头”还有两个队友……


  (跑了先吧。)

  反正对方也没有要对自己动手的意思,你收回武器,攀上一旁的峡壁火速离开。

  雷德和祖玛见嘉德罗斯没动静,两人也没什么动作,不过比较奇怪的是为什么嘉德罗斯像是待机一样站着不动。


  (没看错的话,这渣渣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嘉德罗斯在体内信息库查找,果不其然找到了一些相关的资料……


  你所在的是一个庞大,古老,封建,腐败,自大且贪婪的家族,似乎封印着一个不得了的东西,至于封印的是什么……只有一段文字带过——


  人生恶,恶生浊。

  污秽之物永远无法消除干净。


  “哼,看来会是个不错的玩具?”


  还没完全确认你的实力是否值得自己去期待,只能有待观察,虽说是这样,但他也没有多放在心上。


【4】


  自上一次交手之后,你查了嘉德罗斯的排名,才发现之前的第一已经换人了。

  看着第一的名字,你心里充斥着不甘,这种情绪很容易被体内的污浊感染,正因此一旦在野外遇到嘉德罗斯,你就像条疯狗一样上去卯足了劲要撕碎对方,就算每次雷德和祖玛都会出动来拦你,但都被你掠过直冲嘉德罗斯。

  虽然间隔时间不定,但嘉德罗斯还是依稀察觉到了你的不同,实力方面的增长虽有但对他来说可有可无,但另一个,处在你体内的东西变化似乎挺快。

  就算这样也让他觉得你不过是有些另类而已,说到底还是个渣渣,他也不想再浪费时间,等再次被你缠上,他直接实力碾杀。


  看着倒在坑洞中心的人,嘉德罗斯眼里跳出有关你的生命迹象——濒死状态。

  似乎应征了自己所想的,渣渣就是渣渣,他没有再多看一眼准备离开。


  这时,凹洞中心的人嘴角勾起,发出与本人音色不符的笑声。


  【呵呵呵呵——】





  血泊中的人像是没有痛觉似的直起身,动作轻柔的抚过被重创的地方。

  咂了几下嘴抬头看向把身体破坏成几乎不能用的罪魁祸首,扯出一个十分诡异的笑,违和至极。


  【你就是这个比赛排名榜上第一的人啊,果然很强,不毁了你,本人的目的就不能完成了。】

  ‘你’眯起双眼,从下至上再反复的以观察的目光扫了几遍嘉德罗斯。


  “哼,有趣,里面藏着的是这么一个‘虫子’。”

  嘉德罗斯怀抱双臂,十分感兴趣的盯着,从‘你’发出那诡异的男声起,雷德和祖玛就已经闪到嘉德罗斯身前的两侧,那令人不舒服以及心生恶寒的气场实在就像一个沉浸在污浊已久的肮脏之物。

  

  【虫——子——】

  【真是个让人喜欢不上来的称呼。】

  ‘你’收起那诡异的笑容,周身泛起黑色的磷火,身型稍动就消失在了原地,嘉德罗斯抓紧大罗神通棍,静默几秒后他就察觉到了什么。


  “离开原地!”


  话音刚落,三人脚下就出现了一道影子,且正在快速扩大面积,三人撤离原地的瞬间,影子开始窜出黑刺,一节一节的攀生。

  已经滞留在空中的嘉德罗斯把大罗神通棍一甩,凝成的强力气流把地面瞬间给击碎成坑,刚才影子形成的荆棘林没了,换来的是一道向自己窜来的黑影。

  在距离嘉德罗斯较近的距离后突然分散,像要把他包围起来,嘉德罗斯不屑的嗤笑,之前用过的东西还要用第二次,完全的无用功。



  【强者的确有目空一切的资格,但是……】

  【太过狂妄可是会赔上性命的。】



  未见人先闻声,嘉德罗斯还在想着嘲讽‘你’的虚张声势,可接下来,明明没发现什么实际性的攻击,却从左腿处传来了像是被什么东西啃噬的刺痛感和恶寒,并且在腰部和手腕也开始传来了相同的感觉,这让他立刻使用大范围性的攻击把‘你’给逼出来。


  【反应满分。】


  话音刚落‘你’再度出现在凹洞中心,仿佛刚才就没有离开过。


  【呵呵——本人只有这么一个身体,可不能就这么让你毁了。】


  身体突然变得朦胧,眼看是要逃跑的预兆,嘉德罗斯一棍子扔过去,人形被打散化为虚无,嘉德罗斯看着地上的血迹眯起眼。

  刚才那一出,的确让他对你改观了,开始好奇你里面的东西是什么……


  (看来可以期待一下,那渣渣的身体限制了太多那虫子的实力。)


【5】


  【就为了那一句话,值得么?】

  “对我而言,值得。”

  【嗯?不后悔?】

  “在我这里没有后悔这个东西。”

  隐于黑暗中的人,看着底下顶着威压一直站在那的你,头微微扬起,低笑一声,扯着封印自己的链:


  【好,交易达成。】


  从黑暗中醒过来的你,看到不远处存在虚实不定的人影,坐起身一言不发的盯着他。


  【暂时,遇到那位大赛第一就绕开吧,你被引导去找他次数已经够你看清了和他之间的差距,有多大本人相信你心里有数。】


  【你居然会放纵污浊去影响你的行动,那位大赛第一就那么容易让你动容吗?】


  你沉默的坐着,并没有回答浊的话,往往你的不反驳就相当于是默认了。

  至于放纵……不过是一时不甘心做下的举动而已,也算是让你彻底看清了和嘉德罗斯之间的差距,巨大的差距让你有了一丝绝望想放弃的念头,然而这念头刚冒出一角,就被你给连根拔除,并对刚才心生逃避念头的自己感到气愤。


  想得再多也没用,呼出一口气,你起身准备离开,不远处的人瞬间化为黑雾,随后凝聚在你身后。


  【本人不是在命令你,也不是要求你服从本人,而是在向你提议,莫丝媞。】


  【你现在要提升的不仅是你的实力,还有实战经验,屡次不做战术思考就冲上去,只会让你的身体愈发的损坏,这种白痴行为你还要再继续吗?】


  你只是哼了一声意思意思回应,点开排行榜,看着在自己排名前的人,稍稍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自己对他们完全不了解。


  【呵呵,对了,就像你小时候玩过的游戏那样,为了挑战更强的BOSS,就得不停的收集情报,刷怪升级,你可以把现在参加的大赛当成是在玩一个“游戏”。】


  当做游戏不过是一时假象,现实怎么都改不了。不过你从一开始就已经带入了这个假象,现在已经把排名在第一的嘉德罗斯当做Boss了。


【6】


  参加大赛已经有段时间了,前不久前一百的排名也定了下来。

  寄生在你体内的污浊也构成了基本形态,体积越大,所需求的更多……

  忍耐噬痛的你咬紧牙关握拳怒砸地面,周身开始冒出朦胧的黑雾,污浊开始进一步的侵占你的所有,器官,神经,记忆……

  嘉德罗斯那蔑视的眼神和脑海中的多双眼睛对上,内心难以平静,就算你清楚现下最好是什么都不要想,然而寄生在体内的污浊一直在侵蚀你的理性,埋藏在深处的记忆再次被挖上来。


  不屑蔑视的眼神,低劣嘲讽的话语,在身上烙下刻印的恶行。


  “该死的!”


  不想任由污浊继续蔓延却也无法阻止,往日的偏激情绪随着回忆的发展逐步加深,你如同身在处刑台,被迫接受着令你生不如死的酷刑,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


  现在除了他其他的都已经不在,污浊叫嚣着引导你找到这个人,然后,杀了他!



  当你的理性回来时,惊觉自己在的地方不对,瞬间像刺猬一样竖起身上的刺,警惕起了周围。

  用手肘支起身,双腿和肩胛传来强烈的疼痛感,你倒吸一口气,借深呼吸来缓解疼痛带来的精神折磨。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渣渣。”


  在你前方,嘉德罗斯怀抱双臂站在那,这次他眼里只有浓烈的兴趣,没有带上之前的蔑视。

  本来还受污浊影响的你就像被打了强力的镇定剂,狂躁的心瞬间冷静下来,但对他那像看什么稀奇东西的眼神还是感到了很不爽。


  “打扰了。”

  完全没想到失去理性的那段时间居然真的遇到嘉德罗斯,现在自己的伤势想来也是他造成的,这时候对上完全不可能占到什么便宜,丢下这句话你就打算离开,下一秒,嘉德罗斯提棍甩了上来,你赶紧成为自己的影子躲过。


  “我可没允许你离开,渣渣。”


  盯着地上的漆黑影流,嘉德罗斯聚力敲下去,破裂的地表让你不得不显形,略微艰难的躲到一边。


  “喂,渣渣,那个虫子什么时候出来。”

  

  你知道他说的是谁,可你觉得没有回答他的必要,迈出一步准备闪人,前后就多了两身影,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喂喂,老大在问你话呢,不想像之前那样被揍的那么惨最好回答哦。”


  身后的雷德支手按在你的肩膀上施压,而你因为他提醒了自己多次惨败的事实,心中的不甘和怒火瞬间被点燃。

  肉眼可见的,刚才在身边放黑雾又开始冒出,且脚下的阴影正在扩大,但是你想到了浊的建议,最终所有的不甘心和怒火化为一口呼出的浊气,肩膀微挎下来,漆黑诡异的影子和黑雾收了回去。

  恶狠狠的瞪着嘉德罗斯,咬牙切齿道:


  “在杀死你的那天。”


 雷德抬手捂嘴,惊愣。

 哇喔,他没听错吧?这人在挑衅嘉德罗斯?胆子变大了。

  “祖玛祖玛祖玛~是有多久没看到有人挑衅老大了。”

  想当初刚参加凹凸大赛,没人清楚嘉德罗斯他们的实力,隔三差五的就会有人来挑衅,至于结果……不用说也知道下场,当那些愚蠢的无知者见识到嘉德罗斯的强大,就再也没人来挑衅他了。

  蒙特祖玛把雷德靠近的脸一把推开,后者伸手在空中耍猴般胡乱挥,嘴里还是一直嚷嚷着祖玛这祖玛那的。


  “哼,说到做到,到时候可不要让我失望。”

  “……”


  你沉默,等到那个时候啊……


  “放心,不会让你失望的,你就准备好去死吧。”


【7】


  对于强者你是尊敬的,但是对于嘉德罗斯……你无法这么做,不是不尊敬,只是不能完全屈服。

  原因是你很不爽……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小的人,实力却甩了自己一大截,非常的不甘心。

  

  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


  如果不借助污浊,你不可能在他的三招内存活。


  似乎从你进入前二十开始,嘉德罗斯时不时找上门来和你对战,这在你看来就像是居高的王因为无聊,亲临切磋,不过你很清楚这是因为排名第二的格瑞不跟他打,所以才来找自己消遣时间打发无聊而已。


  被当成玩具的感觉……真的很糟糕!


  说到玩具,难道就不会找自己排名前的吗……还是因为自己之前说的要杀了他那句话导致的,他时不时来验收结果?怎么想都不可能的。


  不过你也好不到哪去,把嘉德罗斯当做游戏里的最终BOSS,一直想着击杀他获得宏厚的积分奖励和大赛第一的位置。


  基于两人的相处模式,怎么看都不会有好好说话的一天,但是还真的有……


  只是在很迷很尴尬的情况下。


  副本被锁,强制性无法破坏就算了,毕竟里面的怪依旧会刷新,但你试着刷怪到一半看到某个你想杀目前却杀不了的人心情会怎样……


   难受。


  对于你,嘉德罗斯没兴趣对一个渣渣动手,毕竟浊没出来前你的确是一个渣渣。

  本来会持续下去的非常诡异的沉默,最后被你的问话打断。


  “嘉德罗斯,如果作为王,你会选择什么样的属下军臣。”

  你不知道嘉德罗斯本就是一个既定的王,所以在问他这个问题时会用上如果这个词。

  为什么问他这个问题,只是想知道身为强者的选择而已,虽然说出口之后感觉问了也是白问。

  嘉德罗斯完全没料到你会说话,而且还问的这么一个问题,联想到你的家族信息,自然明白你会这么问的原因,本来对这种问题他不屑回答,正好现在心情不错,他挂上狂妄的笑回视你。

  “除了有实力还得让嘉德罗斯大人我满意,空有实力却无法让我信任的,留着也没用。”

  这个任性的答案完全就在你的意料之中,对于嘉德罗斯的脾性,虽然不是很了解,但交战几次从他的态度和话语基本算是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不是这个答案就奇怪了。


  这是你们唯一一次能静下来说几句话,也是最后一次。

  污浊已经完全化,过不久就是身体转交的时候了。

  摩挲着颈上的颈环,自从和浊达成交易就存在的,你对这颈环很反感,这让你觉得就像奴隶所戴的那种颈锁。

  反感又如何?

  因为本身实力不足才去交易的你就算反感也不能中途中断交易。


  虽然支撑着你一路走下来的执念对于他人而言可笑之极……

  但你从不后悔,况且已成事实的事你不会去无视,坦然的接受才是你的作风。


【8】


  大赛上的排名突然变化异常,有些排名较前的人突然消失,这很正常,不就是被人杀了化为了胜利者的积分,但随后排名上来的人没过几天也消失了,有一些甚至在排名榜上位置都还没坐稳就没了。

  这异常的状况很快就被查清了,导致几天就消失了几十人的罪魁祸首是同一人。


  而这个人此时就在嘉德罗斯面前——


  ‘你’周身围绕着浓烈的黑雾,皮肤多数被影子附上,眼瞳也变成了之前的黑瞳,自那一次后的令人不舒服以及心生恶寒的感觉再次迎面而来。


  【准备好去死了吗,大赛第一。】


  你挂着诡异的笑,扫了几眼被嘉德罗斯叫到后面的雷德祖玛,就像恶狼在垂涎着猎物。


  “终于出来了,虫子。”

  嘉德罗斯上前几步唤出大罗神通棍,脚下提劲就冲过去,‘你’收回笑,化为影子让嘉德罗斯冲进影子范围,对方也不是傻子,在进到‘你’的领域同时破坏地表。

  ‘你’不会让他得逞,以嘉德罗斯为中心影子筑成球体,一层一层的往上加,没能困住嘉德罗斯但能阻止他破坏地表。

  雷德和祖玛所看到的是影子所接触之物全部吞噬腐蚀,还能一些影子分裂开来,刹那间把其他活物的影子全部掠食干净,而被掠食影子的活物全部痛苦的嚷叫着倒地,因为无法行动只能等着被涌上来的影流吞噬。

  他们也无法做到一直在旁注意嘉德罗斯那边的战况,影子已经找上门来了。

  嘉德罗斯利落的解决了想要靠近自己的影子,然后伸长棍子的长度向‘你’扫来,而附在‘你’皮肤上的影子吸附在大罗神通棍上,像寄生虫似的疯狂蔓延。

  处在另一端的嘉德罗斯低哼一声,手中的棍子泛起气焰,吸附在棍身上的影子瞬间被燃尽。

  即使如此,还是有影子争先恐后的攀上大罗神通棍,而处于防守的‘你’也有了动作,瞬间化为影子的一部分,而影子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向嘉德罗斯。

  还没有靠近,再次被大范围性的气流攻击给逼出来,这次出来的‘你’已经没有了原先的人形,一个体型硕大诡异的影子怪物窜了出来。

  对于眼前的“怪物”,嘉德罗斯的神经泛起了前所未有的亢奋,眼中燃烧着激昂的战火,紧握大罗神通棍的手因兴奋颤抖着。

  

  “果然是有趣的虫子,渣渣你可别太快就撑不住了。”


【9】


  处在怪物内核的你感受不到外界的动静,只知道身体各处开始在叫嚣着,你直觉这是临近崩溃的预兆。


  嘉德罗斯被影子困住,大罗神通棍不见踪影,正在挣脱影子束缚的他离你只有几步之遥,本来可以取他性命的荆棘林施展不出来,禁锢他的影子也在逐渐退回……


  (不甘心啊……)


  (就差一点……)


  连你也不清楚,本来只是想要大赛第一的位置而已,最后却衍变成了怎样都好一定要要杀了嘉德罗斯这个人。

  估计是因为一直被碾压造成的扭曲心理吧。


  面上的影甲开始分裂脱落,刀刃支撑着逐渐崩坏的身躯,勉强站起来,步伐虚浮不稳的朝着嘉德罗斯走去,拖着叫嚣着痛苦的躯体来到他面前,强行稳住紊乱的呼吸,凝神集力在握刀的手上。


  目光凶恶的盯着,即使能看到的明亮正在黯淡。

  咬牙,提起一口气把刀举起。

  吐息屏气,把刀刃对准影中人的喉咙使劲全力刺去。


  很可惜……


  最后一刀并没有伤到嘉德罗斯,因为你已经无法再使用元力技能,影子自动返回,刃身在触及喉咙时就被他抓住,而你的身体再也坚持不住,刀离手,下腿已经无力支撑,单膝跪地,就像一直不愿屈服的战士最后无奈屈服在王的面前。




  无力感上升到腰部,胸腔,双手……倒在地上的你视线已经归为无尽的黑暗,触觉,嗅觉,听觉也在逐渐流失。



  【看来你只能到此为止了,很抱歉没能完成与你的交易,作为补偿……】



  隐约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

  幻听?还是死前的走马灯……


  “莫丝媞。”

  的确是听到了,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

  你犹豫着,最后还是选择了回头。


  身后站着的是你参加凹凸大赛的原因,也是你一直想要道歉的人。


  “加斯特……”

  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对你温笑,听到自己的名字微笑的弧度加大。

  “加斯特!”

  你扑进男人的怀里,就像迷路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家人一样,完全没有在凹凸大赛上的冷冽样子。


  “对不起,对不起!”

  “一直以来,对不起……”

  “以前闯下的祸,屡次惹你生气,和你吵架,因为违抗命令而让你为难……很多很多,我知道即使说了上万句对不起都没什么用……”

  “但是我现在能给你的只有对不起……”


  死抓着眼前人不放,好像男人下一秒就要消失一样,你一直说着,语速过快自己逗有些听不清,有几次差点咬到舌也没能让你停下。


  “如果重来,你还是选择不服从不是吗。”

  “……”


  一句话,直接打断你不在脑内打好草稿的道歉。

  的确,即使重头再来,你还是不会任自己听命于无实力的虚伪权利者,但应该不会像以前一样,没有任何顾虑的去违抗。

  而在加斯特怀里的你,没有看到他那琥珀玉的瞳色转变成了诡异的黑。


  【虽然并非真的是你要的那个人,但姑且是完成了交易。】


 【成为污浊的所有物吧,守规群体中的逆反者。】



【10】


    嘉德罗斯看着你张口想说什么,但只是蠕动嘴唇,一点一点的挪动着手像是要抓住什么,最后什么都没有抓到,胸口也停止了起伏。


  “干的不错,能坚持这么久,你有资格让我记住你的名字,莫丝媞。”

  嘉德罗斯驻足在一边,目送着你的身型消散,代表着影流的元力球飘在空中。


  “参赛者莫丝媞已确认死亡,正在回收元力……”


  “回收成功。”


  好了接下来……

  嘉德罗斯看了看摆脱影子带了一些伤赶过来的雷德和祖玛,再看向手心,凝聚起来的元力太过少量,而大罗神通棍完全被重毁,他很快就清楚该去干嘛,刚准备行动,空中就响起了裁判长丹尼尔的话音:


  “大赛前五十已经决定下来了,接下来是五十到二十的淘汰赛,至于规则……”


  “在大赛突生的污浊中存活下来,直到剩下二十名参赛者才结束。”


  “各位参赛者,请加油吧。”




  ——【逆反者篇●完】——



  ——【逝世者篇●正在开启】——


评论(24)
热度(146)
© 黑化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